飘天文学网 > 漂泊诸天只求生 > 第五百三七章 仙子来求

第五百三七章 仙子来求

        对于貂儿这般谄谀的行为,任意没有一点表现,人始终站定未动,目光依旧落在颔首低颅,好似甘心顺从屈服的魔龙身上。

        轻柔婉转的女音响起,只听婠婠道:“任郎在想什么?”

        祝玉妍亦是疑惑的看来……

        任意平静的说道:“婠儿可知这畜生在这里待了多久?或许该如此问:你可知晓它从何时活到了今时今日?”

        婠婠含情凝睇的美目一眨一眨,闻言又星眸微转瞟一眼魔龙,    接着娇俏的耸肩道:“婠儿如何知晓它活了几时,莫非它还有什么特别的来历?”

        任意微微摇头一叹,开口问道:“战神图录的第三十六幅图中,昂首面天之人所立何地?”

        此话如一道灵光惊落,婠婠与祝玉妍瞬间忆起,在第三十六幅图中正是画着一人以一巨大凶兽为骑,立足凶兽头颅面朝苍穹,    而图录下方有著道:天地既无尽,人身岂有尽,尽去诸般相。

        两人惊醒过来,图中巨兽无论模样大小,不就是眼前这头魔龙?

        见二人明悟,任意嘴角溢出一抹微笑,继续说道:“广成子悟道战神殿中,而他据史所记乃三千年前的人物,可战神殿却先他存在,要是如此细算下,这头魔龙又历经有多少个春秋岁月?”

        话一说完,师徒两人差点齐声惊呼。

        惊之过后,祝玉妍忍不住发问道:“它真是图中那头魔龙?”

        任意淡淡道:“我怎能一口断定?”

        祝玉妍不悦道:“那你又说它便是图中之兽。”

        任意没好气道:“样貌一般无二,大小分毫不差,何必还另做他想?难道需强加一些猜想用以阐明世间无‘物’可存三千年之久,方显更为合乎常理些?你乃一派宗主,    岂不知庸人自扰的道理!”

        祝玉妍想反驳一二,    但记起这人是两百多年前一手造就百里赤土的人物,且至今仍不见容颜苍老,她就不得不信了几分。可纵然如此,    要她尽信世间有什么长生不死之法,还是难免心中迷惑,不敢置信。

        “难道……难道真有什么办法可以……可以与仙人那样,与天同寿?”

        听着师尊的喃喃自语,婠婠亦然问道:“任朗是想从魔龙身上找到不死之法?”

        突然发出嘶嘶低鸣声,魔龙正伏在石阶上,龙首低垂,一副惊恐哀求的样子。

        婠婠“噗”一声,娇笑道:“你倒是把我们的话全听明白哩!”

        任意同样笑了笑,挥手道:“去吧!”

        语落,又起一股低沉温和的啸声,如泣如诉,竟从那凶兽魔龙口内发出,声音抑扬顿挫,悦耳非常。接着它起身退去,踩出阵阵巨响足音,一跃落入湖水之中,浪花飞腾,入水还不忘在湖面翻腾飞舞,    似向人展示它的欢欣。

        就连闪电貂也一副喜悦的样子,对着任意的脖颈不停拱着脑袋,亲昵的不行,却被他一巴掌拍飞了出去。

        看着正要转身的人,祝玉妍带着几分不可置信,道:“你就这样放走了它?”

        任意奇怪道:“不然呢?”

        祝玉妍惊讶道:“难道你不想知道它长存之秘?”

        任意淡淡道:“我已经知道了!”

        人重新踏上石阶,而一句“我已经知道了!”让祝玉妍呆呆的愣在了原地,久不能回神。

        ……

        古城洛阳

        已近元月,冷风寒刀席卷古都。

        自曼清院一役与净念禅院之厄后,整个洛阳变得萧瑟许多,往日那种各路豪杰台上摆满酒菜,据桌大嚼,把酒言欢的繁华景象,再也不复存在。

        百姓虽然无忧,豪杰却是自扰,只因从那日起,一个盖世魔头便威震江湖武林。如此也就罢了,可当辽东的消息传回中原,整个天下都因此震动。

        严月初,燕云十八骑现身辽东,以十八骑之数北上,连破连捷,攻克高丽数十城,所过境之处,均是一片赤土尸地,直逼高丽王都。高丽王死战不屈,最后整个王都寸草不生,高丽至此亡国绝户,而从严月初七‘十八骑’攻破高丽建安城开始,直至严月二十高丽王都被屠亦不过区区十三天时间。

        十三天亡一国,如何不令天下豪杰骇然自危?!

        酒楼客房内,寇仲和徐子陵相视而坐,与前者大嚼豪饮不同,后者则一脸忧愁,还显得十分的疲惫。

        见他这般吃喝停不下来的样子,徐子陵没好气道:“现在天下大乱,你倒是没受半分影响,食欲反而比起扬州时更好了几分。”

        寇仲呷了一口酒,苦笑道:“无端端提起扬州那时做什么,又勾起我的伤心事。”

        徐子陵失笑歉然道:“那我只好向你赔不是,你告诉我,你就真一点也不觉得烦心?”

        寇仲眨眨眼道:“烦心什么?”

        徐子陵苦笑摇头,无言相对。

        寇仲伸手过来抓住他肩头,道:“寇徐一世两兄弟,我知道你忧心什么,但不管是魔头也好,十八骑也罢,那不是我们两個江湖小子来忧心的存在,如今我兄弟二人只需大口吃痛快喝既好,何必去忧心那些。”

        徐子陵沉吟少许,依旧苦笑一声,道:“你说的对,那不该是我们两个江湖小子管的事。”

        寇仲哈哈大笑,刚要拉着徐子陵一起畅饮,只听“笃笃”两声,房门被人敲响。

        来人居然可以行至门前引二人不觉,来人的功力定不在他二人之下。霎时寇、徐心生警兆,彼此对视一眼,正当徐子陵想起身开门时,又听:“敢问寇仲与徐子陵可在,师妃暄冒昧打扰,还请开门一见。”

        寇仲惊讶道:“是慈航静斋的师妃暄!”

        徐子陵点头,起身脚步快了几分,拉开了房门。

        入眼,乃“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盛世之颜,一袭淡青长衫披风带雪,不消她半分适逸飘逸,背上仍挂着造型典雅的古剑,绝世之余更添三分英凛之气。

        师妃暄抱手一礼,被徐子陵引入房内。寇仲早已移位让座,继而与回来的徐子陵挨并一起,师妃暄也以一个无比优雅而令人舒适的姿态,安静的坐下。

        寇仲忙堆起笑容,嘻笑道:“师仙子大驾光临,哈!倒是我兄弟二人怠慢了,不过还好酒水管够,斋菜也有不少。”

  https://www.piaotian5.net/book/25306/270873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net。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