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 第562章 只容一仙

第562章 只容一仙

        “公子,方才魏大人传信过来,说老祖和余宗主明日便可到。”

        晌午,魏长天正在一条小河边钓鱼时,张三从不远处急匆匆跑过来,小声说了一个最新消息。

        他口中的老祖指的是魏兆海,余宗主则是一个叫余启的二品高手。

        余启所在的宗门叫真一宗,    一直都跟魏家关系不错,在悬镜司处理江湖宗派事务中帮了不少忙,魏家相对应的也在明里暗里给予了他们很多便利。

        其实魏家笼络的这种大小宗门还有很多,不过真一宗算是关系比较铁的那一类。

        而这个余启此前只有三品,数月之前才刚刚突破了二品。

        宗主突破了二品,真一宗的江湖地位自然也水涨船高,    不说一统江湖吧,    最起码也能在魏家的帮助下混个绿林中的“地区霸主”。

        可这位余启却是个另类。

        明明是一把年纪的老头子,现在也有了江湖地位,    讲道理安心做好他的宗主就够了。

        但他却有点像前世的宋江,总觉得一辈子在绿林中混差点意思,只有穿上那一身紫色的官服才算真的光宗耀祖。

        正因如此,真一宗才一直跟魏家走的很近。

        而现在宁文均即位,魏家把控了朝政,自己又突破了二品......感觉时机已经成熟的余启终于准备“一展宏图”,于是便在几天之前直奔京城去找魏贤志“讨官”了。

        面对一位二品高手的投奔,魏贤志自然乐得“成人之美”,大手一挥便让他去填刑部尚书的缺。

        不过余启上任后还没来得及去刑部衙门转上一圈呢,立马就被派来了怀陵。

        至于他跟魏兆海为啥会来......

        那当然是来“站场子”的。

        “呵~”

        “行,我知道了。”

        打了个哈欠,魏长天点点头,抬手将鱼竿收了回来。

        他在河边已经坐了一上午了,结果鱼篓里还是空空如也,只能说钓鱼水平着实拉胯。

        “咯咯咯,    公子不钓了么?”

        跟张三一同过来的杨柳诗见状不由得掩嘴笑道:“奴家怎得一条鱼也没见到?”

        “这个......我怀疑这河里根本就没鱼。”

        有点尴尬的敷衍一句,魏长天及时岔开话题问道:“你咋来了?”

        “哦,奴家来喊公子吃饭呢。”

        杨柳诗弯腰拎起空荡荡的鱼篓,    长裙一松一紧勾勒出完美的线条:“军营那边已做好午饭了,公子若是不钓了便回去吧。”

        “没鱼还钓个毛,走吧。”

        将鱼竿交给张三,三人便一齐往不远处的天狗军连营走去。

        到今天为止天狗军已经在这条河边驻扎了四天,但宁永年那边却依旧没啥动静。

        估计也是在等许岁穗吧......

        看着前方一股股炊烟,魏长天一面走一面琢磨着如今的局势。

        而就在此时,远处却有一骑突然出现直奔三人而来。

        “禀公子!”

        “秦前辈来了!此时正在军营之中!!”

        ......

        ......

        一炷香后,天狗军主帐。

        时隔四天再次见到秦正秋,魏长天的表情颇为复杂。

        这还是他不知道前者曾经想要杀掉自己的情况。

        如果魏长天知道秦正秋曾对自己动过杀心......那估计连眼下这声“外公”都叫不出口。

        “外公,是许岁穗让你来的?”

        看着对面还是那个样子,但气质已与此前截然不同老头,魏长天开门见山的直接问道:“见完我之后你是不是还要去找宁永年?”

        “......”

        没有叙旧之言,也没问关于挑月剑的任何事,甚至都没有一句客套话。

        魏长天的直来直往让秦正秋不由得愣了一下,语气也有些苦涩。

        “长天......你是不是都已经猜到了?”

        “猜到一些,不过也有很多事依旧想不明白。”

        魏长天直视着秦正秋的双眼慢慢说道:“外公,我知道有些事即便问了你也不会说,    所以便不问了。”

        “但有一事却困扰了我很久,    不知外公能否为孙儿解惑。”

        “......”

        “你问吧。”

        秦正秋的回答明显慢了一拍,估计是在想魏长天会问什么。

        自己是如何将挑月剑练到大圆满的?

        自己现在究竟是什么境界?

        自己为什么要听令于许岁穗?

        自己如今还是不是自己?

        一时间无数猜测闪过脑海,    但最终秦正秋却听到了一个他从未预想过的问题。

        “外公,当初我欲将真龙额鳞给你,你为何不肯要?”

        “......”

        ......

        在奉元时,既是为了得到一个天下无敌的“金牌打手”,又是为了避免秦正秋走上借挑月剑突破一品的“歪路”,魏长天曾决定要将真龙额鳞送给前者。

        不过当时秦正秋却拒绝了,并且没有给出任何理由。

        魏长天当时觉得是秦正秋不忍心“夺走”自己的机缘,或者是对于一品并没有太深的执念,所以才不要的。

        可谁知后者紧接着就不告而别跑去修炼挑月剑了。

        如此看来秦正秋其实是很想突破一品的,否则也不会冒着“迷失自我”的风险这么做。

        但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用真龙额鳞这种既简单又没有副作用的方式呢?

        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所谓的亲情?

        魏长天一直没有想明白其中原因,但明白这大概率就是秦正秋之后一切行为的最根本动机。

        所以,他才会在二人重逢之后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至于答案......

        “......”

        主帐之中一片寂静,秦正秋几度犹豫,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任何一个字。

        “外公,不愿意说便罢了。”

        魏长天知道他是不肯说了,便也没有再问,只是摇摇头将话题转移到了正事之上。

        “许岁穗今天让你来,应该是想要促和我与宁永年吧?”

        “是......”

        秦正秋轻轻点了点头:“许姑娘想让你与宁永年谈一谈,到时她也会去。”

        “什么时候?”

        “后天子时。”

        “在哪?”

        “怀陵城外北十里有一处凌波亭。”

        “好,我知道了。”

        魏长天微微颔首,语气平静:“外公,除此之外还有无别的事?”

        “没有了。”

        秦正秋默默站起身子:“长天,你会不会去?”

        “去。”

        魏长天没有一丝犹豫,也跟着站了起来:“外公,不如留下吃过午饭再走吧。”

        “算了,我还要去找一趟宁永年。”

        摇了摇头,秦正秋似乎是有意在躲避魏长天的视线,回答一句后转身便欲离开。

        不过就在他走到帐帘边时,掀帘的手却突然顿了一顿。

        没有回头,秦正秋就这么背对着魏长天,在后者疑惑的眼神中突然问道:

        “长天。”

        “此前你说你在梦中遇仙,仙人说这方小世界的天道气运只容得下一人成仙,所以才要你与那个萧风去争。”

        “这事......是真是假?”

  https://www.piaotian5.net/book/34143/263820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net。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