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五灵缥缈录 > 第五卷:初鸣 三百七十八:百年奉纳(上)

第五卷:初鸣 三百七十八:百年奉纳(上)

        以珍稀灵草卷藤花为主料可以炼制一种名为“木清丹”的丹药,这种丹药对修士的日常修行并无大用,但它的药效却可以让炼气四层又迟迟不得突破的修士早日挣脱“小五关”的桎梏,因此在宗内许多受困于小五关的弟子都渴望能得到这种丹药,但是就因为卷藤花这种灵草同时也是炼制筑基丹用的,所以真正舍得以卷藤花炼制木清丹的可谓少之又少。

        钱潮五个人在突破小五关之前,因为手中卷藤花并不多,想着将其留待日后炼制筑基丹用,所以就没有炼制木清丹,而在他们突破小五关后,这木清丹就对他们没有了任何效用,所以也没有炼制,不过最近钱潮找到了彦煊,请她炼制几颗。

        如今卷藤花对钱潮五个人来说并不稀奇了,钱潮住处之下的那个洞内,只要有灵石就可以不断的有卷藤花产出,所以彦煊便答应下来,没几日便将炼制好的木清丹给钱潮送了过来。

        送走彦煊之后,钱潮便带着木清丹前往水云谷的碧波潭,这几颗木清丹当然不是他要用,而是要送给受困于小五关的沈未了,对付秦家,沈未了比他们五个人更为迫切,若他不能突破,那将来对付秦家的压力就要由钱潮和汤萍五个人完全承担了。

        钱潮一路飞来,在碧波潭炼气弟子聚居之处,他居然看见了一个有些熟悉的窈窕身影在他前面进了沈未了的住所。

        钱潮断定那个女子一定是前一阵在澄观恩试上刚刚见过不久的吴氏姐妹中的一个,但看背影他却分辨不出那位究竟是吴睿姗还是吴睿媛,不管如何沈未了现在有客人,而且还是与之有旧情的女子,这时候钱潮再前去敲门就有些不合适了。

        正犹豫着要不要改日再来的时候,钱潮就发现那女子却又从沈未了的居所内出来了,依着她在里面的时间算,一共也谈不了几句,怎么早早的就要走呢?此时能看见面目,钱潮也认出来那个女子正是吴氏姐妹中的妹妹吴睿媛,这女子走出后还十分的不愿,一脸的落寞与惆怅,起身飞走时犹不停的回顾,最终飞身而起远去了。

        这是……没谈好或者话不投机吗?

        早在幼鸣谷的时候,吴氏姐妹就与沈未了十分的亲密,白日里见到都是他们三个人在一起,但是后来钱潮发现这对姐妹与秦随诂合作,因为要对付秦随诂,同时钱潮又要借助沈未了之手,所以这件事才告知了沈未了,正因此沈未了才与这两个女子绝交,今日这吴睿媛竟然来找沈未了却没谈几句就离开了,是不是这女子对沈未了放不下旧情而沈未了却忘不了这二女曾经的背叛呢?

        钱潮敲了敲沈未了的院门,里面传来一个有些不耐烦的声音:

        “都说过了,以后不要再来了。”

        正是沈未了的声音,虽然这样说,但门还是打开了,当沈未了看着门前脸色有些古怪的钱潮时,他顿时有些尴尬,连忙说道:

        “诶呀,没想到是钱兄弟,快请进。”

        钱潮说道:

        “沈兄,我看见那位吴姑娘了,你怎么就早早的将她赶走了呢?”

        将钱潮让进房内,斟上茶水之后沈未了才有些苦笑的说道:

        “往事不堪回事,钱兄弟,我心胸并不宽广,过去发生的事总也忘不掉,所以……更何况她现在前途一片大好,不但突破了小五关,在澄观恩试之上还表现不俗,据说过些日子你们九玄就有一位结丹长老要将她收为弟子了,将来在五灵宗一定有她的地位。我不同,不但小五关没过,而且将来……注定我要与秦家死磕到底,谁知道最后会怎么样呢,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钱潮品了口茶,笑道:

        “沈兄这样做事多少我有些不认同,嗯,我虽然不清楚你与吴氏姐妹之间究竟如何,但在我看来她们姐妹两个是不同的,这位吴睿媛姑娘的性情偏弱,而她的姐姐更为强势,当初在幼鸣谷她们的确与秦随诂有来往,那是她们担心万一无法通过开灵仪式所以才找到的秦随诂,但所图并不是你,对你根本就没有加害之心,我觉得沈兄不必总在意这些。而且我也不觉得吴睿媛会是她们姐妹中出主意要与秦随诂合作的人,之前她应该事事都听她姐姐的话,嗯,当然,沈兄才最了解她们二人,知道的比我多。从咱们进入五灵宗真正开始修行后,这姐妹二人就分开了,吴睿姗在御灵派,吴睿媛在我们九玄,澄观恩试的擂台上我见过她们二人出手,后来我打听过,这姐妹二人自从进入不同的门派后就再没在一起过,更不用说外出为敬事院做事了,几乎形同陌路,或许就是因为你,才让这姐妹二人有了这样的改变吧,沈兄不妨再与这位吴姑娘多说说话,免得将来后悔呀。”

        沈未了听完有些古怪的看了看钱潮,说道:

        “钱兄弟,你什么时候开始操这三姑六婆的心了,也不瞒你,这姐妹二人都到我这里来过,吴睿姗来过一次,吴睿媛倒是隔三差五的就过来,钱兄弟,你刚才说的我当然知道,但是我连什么时候突破小五关都不清楚,何苦再给自己添烦恼呢,何况那样也是拖累她。”

        钱潮一笑,刚才沈未了说他不是个心胸宽广的人并不假,他现在对吴氏姐妹一来因为她们过去与秦随诂的事情还耿耿于怀,二来这对姐妹都突破了小五关,尤其是妹妹吴睿媛在澄观恩试的擂台上表现不俗更是让他自惭形秽,所以他才不愿再与这对姐妹接触。

        “沈兄,今日我来是有事情找你,日后对付秦家,不能没有沈兄,汤萍前阵子来找过沈兄,不妨告诉你,汤伯年前辈已经答应下来,只要沈兄的修为突破了小五关,汤前辈就会为你寻一位良师……”

        “唉,我料到了,几位待我不薄,我很是感激,可惜这小五关,哼,还真是熬人呐!”

        “沈兄请看。”钱潮说着将一个不大的水晶瓶放在桌案上,里面装着十几颗黑紫色的小小丹药。

        “这是?”

        “木清丹,沈兄一定听说过吧,这是我请彦姐专门为沈兄炼制的,材料得来不易,服用此丹对沈兄突破小五关的瓶颈有妙用……”

        这下沈未了激动起来,他盯着桌案上的小瓶子良久,然后抬眼看向钱潮,猛然起身恭敬一礼,说道:

        “多谢钱兄弟,你们五人的厚意在下谨记在心!”

        ……

        澄观恩试结束了,对付景桀,金璋和田度的事情也告一段落,接下来在对钱潮五个人而言短时间内就只剩下一件热闹事,那就是百年奉纳。

        据传百年奉纳算是一种古礼,在千年之战以后就有了,当时天下称得上为大宗门的有五个,正是天下六宗当中除去五灵宗的其余五个宗门。

        大宗门的实力彼此必然不同,哪怕只有两个也会有强弱之分,五个大宗门在当时并存于天下,其中一定会有实力最强的,也一定会有对其不服气的。在修行界中,虽然各个宗门或是世家内部都有规矩可循,但整体而言整个修行界还是可以看作是一片以力取胜的蛮荒之地,实力最强大的宗门倚仗着自己的实力对那些弱于自己的宗门予取予求,一度令那些实力弱小的宗门苦不堪言,时间久了,在一方毫不收敛而另一方又越来越不满的情形之下,必然会有纷争爆发,在中洲过去的五大宗门时代就上演了不知道多少次合纵连横、征伐杀戮的戏码,也不知道多少次重塑了中洲的实力版图。

        现在已经无法查明究竟是哪一次大战之后了,五大宗门间的实力排名再次发生变化,但这一次最终胜出的大宗门不再像以前那样让失败的宗门奉上灵石宝物作为补偿,这次他们讨要的是弟子,必须是那些灵根资质出众弟子,而且这样的事还不是一次就作罢,过后每百年还要再来一次,这就是百年奉纳最开始的雏形。

        在修行界,对于一个宗门而言,什么样的宝物也比不上资质上佳有希望有前途的弟子更加的珍贵,因为这些人很有可能在将来成长为栋梁之才,这样的要求对于失败的大宗门而言自然不情愿,但本身就已经败了,若不同意则有被灭宗的危险,因此只得答应下来,但这也就更为后面的纷争埋下了祸根。

        这种五个大宗门之间隔上一段年月就要混战一次然后胜者向败者讨要弟子的情形一直被保留了下来,直到后来的“跨海之战”发生,才改变了这种局面。

        跨海之战完全改变了整个中洲的格局,五灵宗就在这次大战之中被创立的,跨海之战以后的中洲更是从原先的只有五个大宗门变成了如今人们口中的天下六宗。很长的一段岁月之中,原来的五大宗门都是联起手来共同进攻五灵宗,意图将其摧毁,恢复中洲以前的实力格局,中洲的修行界也就从原来五宗的混战变成了“五宗伐灵”,他们彼此间是联盟在一起共同对付五灵宗的关系,所以之前强大的宗门让弱小的宗门贡献弟子的事情就很少发生了。

        但事实证明,五灵宗连跨海而来的异域修士都能击败,还真不是其余五宗联手就能对付的,不论五大宗门开始时是如何的一路高歌猛进,捷报频传,也不论五灵宗开始节节败退被打的多惨,最终铩羽而归的都是五大宗门的联军,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联合讨伐五灵宗的失败后,那五大宗门终于意识到必须要接受五灵宗存在的事实了,所以后来这“五宗伐灵”的事情才停了下来。

        没有了战事,其余五个大宗门之间便不再是联盟的关系,他们之间依然是力量不同,实力有强有弱,那么……日后是打还是不打呢?

        打,必然互有损伤,五灵宗一直置身事外般的雄踞中洲之南,若其余五宗打作一团那必然会被五灵宗趁机占便宜,所以五宗之中实力最强的那个总在犹豫;

        不打,五个宗门之间虽有过联盟,但更多的则是互相之间的矛盾和龃龉,而且还在不断的累积,到了一定的程度不打都无法解决。

        最终在当时而言实力居于末位,也就是最为弱小的穆阳宗为了保全自己想出了办法,穆阳宗主动在宗内挑拣了一些还看得入眼的纨绔送到当时最为强大的狮子林,称以后愿意奉狮子林为天下宗门之首并惟马首是瞻,并将自己宗内身份贵重的几位长老的血亲子侄送来与狮子林的弟子比试,若穆阳宗的弟子侥幸取胜,事后则再返回去,若败了,则留在狮子林修行,其实就是充作人质,这样既能表达穆阳宗的雌伏之意,也不算太伤自己的脸面,毕竟那些留下的弟子是自己失败了才不得不留下的,并称每百年都会再送来弟子如法炮制云云。

        穆阳宗当时这样做只是为了在有可能发生的大战之中保全自己,毕竟自己已经向最强大的宗门表示了服从,至少在几个宗门真的打起来,当时最强大的狮子林不会对穆阳宗下手,而穆阳宗的动作却引起了一连串的效果,继穆阳宗之后,实力在倒数第二位的摩天崖如法炮制也向当时最为强大的狮子林表示了臣服,就这样接连下去,当时实力仅在狮子林之下的孟彩楼在无法独立应对狮子林的情况下,不得不收起了所有的打算,也向狮子林派出了自己宗内身份不一般的弟子。

        这个办法从此就被这五大宗门保留了下来,送出去的是纨绔,并不是自己宗内的精英弟子,不心疼,这是其一;其二就是这些纨绔的长辈在各自原来的宗内都是有身份有地位说话算数一言九鼎的重要人物,这些人的后辈子孙在自己宗内扣着,想来若有什么打算必然会因此而有所忌惮。

        狮子林坦然接纳了那些送上门来的纨绔,并且规定下来每百年都要进行一次,而这就是现在百年奉纳的开始。

        可能谁都没想到最开始向大宗门俯首帖耳的送上自己宗内纨绔的会是如今最为实力强大的穆阳宗,而实际上在过去漫长的岁月中,随着实力的此消彼长,那五大宗门都曾经强大过,将其余四宗压迫的喘不过气来,都曾心安理得的接纳其余四宗的百年奉纳,当然也都曾乖乖的将自己宗内的纨绔远赴千里万里的送到别人手中。

        唯独五灵宗是个例外,过去的年月之中,那五宗不论如何都没有向五灵宗奉纳过。

        如今已经不知道是穆阳宗第几次实力达到巅峰了,如今的穆阳宗比以往任何一个大宗门强盛时期都要更为的强大以及贪婪,他们似乎就如一只永远吃不饱肚子的巨兽一般不停的蚕食其余四宗,最先一个忍无可忍的就是九亘原。穆阳宗后来便挑拨摩天崖与九亘原的关系,挑起两个宗门之间的战事,准备趁着九亘原疲弱之时一举将其完全吞下。

        最终九亘原为了自保与五灵宗达成盟约,在五灵宗的强力干预之下保全了自己。但接下来谁都没想到,穆阳宗的目光竟投向了因为与九亘原的大战而实力大损的摩天崖,这个举动让其余四宗都警惕起来,谁知道哪一天穆阳宗会把主意打到自己的头上呢,兼之五灵宗在保全九亘原这件事上所表现出来的惊人实力,因此才有了这一次百年奉纳时那四宗同时也派人向五灵宗行百年奉纳之事,其中九亘原很干脆,不理会穆阳宗直接将弟子送入五灵宗修行,而其余三宗虽然骑墙,但打得算盘都是借助五灵宗来牵制穆阳宗。

        这也是为何金璋在五灵宗胡作非为的事情败露之后,狮子林高层才会震怒不已,险些要任由五灵宗处置他。

        五灵宗是第一次进行这百年奉纳,其实这百年奉纳的热闹程度远不及刚刚过去的澄观恩试,加之在澄观恩试之后紧接着就发生了牵涉到田家,宗内纨绔以及狮子林的大事件,因此这次百年奉纳被延期了,如今诸事都处理妥当,自然这百年奉纳就被派上了日程。

        而就在这百年奉纳要进行的前几日,汤萍在夜间找到了自己的六爷爷。

        “六爷爷,想请你给我们帮个忙?”

        闻言汤伯年有些警惕的问道:

        “嗯,什么事?”

        “不是要进行百年奉纳了吗,听说那些人的去留要靠比试来决定,所以我们几个人也想去比一比,你能不能给我们安排一下。”

        汤伯年有些古怪的看了看汤萍,问道:

        “你们打得什么主意?”

        “也没什么,就是想在擂台上跟狮子林来的那个金璋比一比而已。”

        “哼,比一比,不就是报仇吗?不行,万一你们在擂台上把他弄死了怎么办,宗门已经与狮子林谈妥了,答应放这小子走,不能节外生枝。”

        汤萍顿时不服气的说道:

        “没错,我们就是要报仇,这次景桀虽然被废了修为,但下半辈子肯定会活得很滋润。田度虽然被囚,但他是最安全的,我们一直见不到也碰不到他。就剩下一个金璋了,也要让你们放走。那天晚上我们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呢,钱小子重伤,李兄重伤,陆大哥也伤得不轻,这一个个的都让你们不是放就是保护起来了,好处你们都得了,怎么还不让我们出一出心里的恶气呢!”

        “唉,丫头,你们这次得的好处还少吗?再说了,宗门这次给你们的赏赐很多了,就是补偿你们,怎么还不知足。嗯,百年奉纳,这是宗门第一次,那些人中留下来的与要离开的已经商定好了,到时候什么人登台比试也都订好了,再更改,这不合规矩嘛!”

        “哼,夜里闯到别人的洞府动手拆家,那时候你怎么不知道规矩,现在倒教训起我来了……”

        “你……”汤伯年怒道“你这小畜生!老夫那样做还不是为了你,怎么还拿这事来编排我呢!”

        “对呀,六爷爷,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索性你就再为我破一次规矩,去帮我们安排一下,你总该让我把心里的火气发泄出去吧,不然憋着多难受,那小子一走我还能到哪里找他去?”

        最终在汤萍的软磨硬泡之下,汤伯年无奈的说道:

        “好好好,我去试试……”

        “太好了,六爷爷,我们有三个人都想跟他动手呢,第一个是我,第二个是钱小子,第三个是陆平川,这个顺序你可别弄错了。”

        “怎么又成三个了?算了,丫头,你必须向我保证一件事,比试之后金璋必须活着,明白吗?”

        “明白明白!”

  https://www.piaotian5.net/book/36123/288802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net。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