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诸天降临之主 > 第1574章、会试

第1574章、会试

        等他进了考院的时候,天色已经漆黑变得明亮了起来。

        找到自己的小格子,方小悦进去之后,轻车熟路的将包裹放下,打扫卫生。

        要说小格子的卫生,大概是方小悦最为吐槽的一个点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考院平时不允许外人进入的缘故,小格子里堆积了一层灰。

        将小格子里打扫一遍之后,方小悦方才有时间慢慢打量考院内的情况。

        这座考院大概是他所见过的考院之最了。

        八千多个小格子纵横在考院内,最后面的小格子大概是看不清楚前面的高台。

        待到上午十点左右,考生尽数进入考院,考院大门关闭,外面的禁军还在大门上贴了一张黄色的封条。

        从这一刻开始,之后的三天时间内,考院内外尽数隔绝,任何人都不得进出,除非发生火灾等等之类的意外。

        由于会试乃是国家大典之一,就连考院内执行各种工作的都是禁军。

        京兆尹麾下那些衙役是万万不被允许进入考院的。

        这是为了防止舞弊。

        待到禁军将水和食物以及草稿纸等等物品发放到位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因为会试的题目在考院大门关闭时才会被开封,然后由工匠进行印刷。

        直到中午时分,方小悦吃了两个麦饼后,考卷才由禁军发放下来。

        在接过考卷之后,他先是通看了一遍。

        和自己之前了解到的情况差不多,会试题目乃是由十道贴经题,七道墨义题,五首试帖诗以及一篇四书文组成。

        此时考院高台后面的院子里,一群官员正坐在一起喝茶。

        大家虽说基本上都是第一次主持会试,但情况都是知道的。

        这三天时间,他们只需要维持好会试纪律即可,真正劳累的则是三天之后的号卷。

        不过与省试不同的是,这里除了主考官、副考官等等官员之外,还有一位身穿飞鱼蟒袍的太监。

        这位太监一脸的傲气,丝毫不在乎那些文官脸上隐隐露出的鄙视之色。

        “王公公,这次会试还得你我齐心协力啊。”

        为首的主考官朝着那太监笑道。

        身为翰林学士,又被皇帝陛下亲点为会试主考官的安如意,自认为有资格鄙视太监的。

        但眼前这位太监可不是普通的太监,其乃是司礼监秉笔太监朴正会。

        当然,这位司礼监秉笔太监作为内官,也不过只是正六品罢了。

        但其另外两个身份就比较震慑群官了。

        其乃是当今潜龙之时的贴身太监,只不过犯了一点小错误,以至于在当今登基之后,被贬到了浣衣院去,但皇帝陛下不忘旧情,几年后又将其提拔为司礼监秉笔太监,外加东厂提督一职。

        说到这里,大家都应该明白了,这位王公公便是皇帝陛下的忠犬。

        虽说大泽国东厂从大泽国成祖皇帝陛下将其建立之初,就立下了职责:专主察听在京大小衙门官吏不公不法及风闻之事!

        但实际上随着一百多年岁月下来,东厂已经演变成为皇帝陛下手上用来对付文武百官的大杀器。

        但凡皇帝有不满的官员,东厂就会好似一条恶犬扑上去狠狠撕咬。

        当然,王公公之所以被皇帝陛下派来坐镇会试,实际上也是对会试的重视。

        至少有这位王公公在这里,主持会试的官员都会变得老实一些,不至于将会试变成自己招揽门生子弟的场所。

        实际上,这种事情,在五十年前就发生过。

        当时一位翰林学士在会试时舞弊,所录取的贡士大半都是其乡党,这也使得之后的殿试等于无用。

        更让无语的则是,当时的皇帝喜欢造船,造各种精美的大船,却将朝廷事务丢到一边。

        这就使得那位翰林学士一步步晋升为首辅之后,将众多门生子弟提拔到各部要害,使得整个朝廷变成了那位首辅的一言堂。

        甚至于在皇帝陛下去世,新帝登基之后,那位新帝都需要看首辅眼色行事,可谓是憋屈无比,乃是大泽国皇室最为低落的一段时间。

        当然,待到这位新帝逐渐成长起来之后,那位首辅也老得无法理事,不得不告老还乡。

        但其下场也是相当惨烈。

        其尚未抵达家乡,就被皇帝陛下连续十道圣旨呵斥,最终不得不上吊自杀,以避免连累家族。

        但即便是如此,那位皇帝陛下依然是抄了首辅的家,将其儿子、孙子尽数打入天牢,以逆谋的罪名,满门抄斩。

        至于其门生子弟也是一一数落罪名,或贬落出京,或捉拿下狱。

        偌大一个势力最终烟消云散。

        而在这个过程里,替皇帝陛下搜罗百官罪名的就是东厂!

        当然,这次事件之后,历代皇帝对会试就尤为重视,严厉杜绝任何考官可能出现的舞弊行为。

        每逢会试,皇帝都会派出大太监前往考院坐镇。

        由此也就成为了惯例。

        只不过派出大太监的身份不同,也会给主持会试的官员带来不同的压力。

        像王公公这样的司礼监秉笔太监加东厂提督,给这些官员的压力无疑是最大的。

        这边官员、太监在院子里围成一圈喝茶吹牛打屁,那边方小悦没多会功夫就将十道贴经题和七道墨义题做好了。

        实际上,任何一位举人来做这些题都是很轻松简单的。

        之所以在会试里还会出这样简单的题,主要还是为了提升门槛,将国子监里一些不合格的考生给剃掉。

        毕竟之前就说过了,国子监里有不少捐钱上学的监生。

        这些监生能够靠钱进入国子监,但朝廷却不会允许不学无术者通过会试。

        这些贴经题、墨义题都是用来对付这不学无术者。

        之后的五首试帖诗,方小悦虽说已经将诗词提升到了20级,但还是费了不少功夫才搞定。

        这并不奇怪,以前就说过,试帖诗就是命题吹捧朝廷或者皇帝。

        一两首还好,三首以上就足以将不少人的脑髓给榨干了。

        毕竟,光是按照命题来吹捧朝廷、皇帝只能算是合格,但想要从众多考生里脱颖而出,还需要吹捧的角度比较新颖!

        否则的话,是很难通过考官那一关的。

        连续写五首试帖诗,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当然,对于方小悦来说,光是写五首试帖诗,难度还是很低的,只不过他需要将试帖诗写到超脱众多考生的水平之上。

        这样的话,就算是20级的诗词技能,也是需要不少时间的。

        等他将最后一首试帖诗写好之后,时间已经完全漆黑,方小悦左右看了看,才发现已经有不少考生上床睡觉了。

        不得不说,这些考生的心理素质还是不错的。

        而还有一些考生,这个时候已经点燃了蜡烛,眼睛通红的趴在书桌上,努力寻思着答桉。

        方小悦自然不会这样熬夜的,他躺在床上很快就入睡了。

        次日起床之后,禁军正好在发放饮水和食物。

        方小悦虽说不太缺,但还是将葫芦装满水,要了一份食物。

        与自己携带的麦饼差不多,这考院里提供的食物更加简单,乃是煮好的馒头和两个咸鸭蛋。

        方小悦剥开一个咸鸭蛋,尝了尝,感觉还算满意,至少翻砂冒红油了,吃一口馒头,尝一口咸鸭蛋,感受着那翻砂蛋心在口中翻滚的细腻感,别有一番风味。

        这第二天,方小悦主要是将四书文写了出来。

        四书文的题目相对于省试变得刁钻了很多。

        乃是来自于大学与中庸不同处的段落搭截而成。

        其难度直接让很多考生趴在书桌上苦思冥想,光是破题就让他们的头发抓掉了一大把。

        不过这样的四书文对于四书文达到20级的方小悦来说,真心不算什么困难。

        他只用了一个上午就将四书文草稿写好,下午则是将之前做好的贴经、墨义、试帖诗尽数工整的抄写到试卷上。

        第三日清晨起来,他才是将四书文抄写到试卷上。

        等他将试卷尽数做好,时间也就堪堪走到午时。

        方小悦将试卷收好,吃了几个麦饼,喝了水,就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了过去。

        等他被一阵阵哭泣声吵醒的时候,距离会试结束已经不远了。

        实际上,禁军此时正在敲锣提醒考生,距离会试结束还有一刻钟。

        那些哭泣声正是一些尚未将试卷做完的考生发出。

        他们此时有些焦急了,眼看着试卷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做完,三年苦功白白浪费,自然就哭泣了起来。

        还好这个时候,只要你不哭得太大声,影响了考场其他考生,那些禁军是不会驱赶你出去的。

        当然,就算禁军不驱赶,这些考生做不完试卷,按照规定也是直接贬落,实际上结果与被驱赶出去差不多,只不过面子上略微过得去一些罢了。

        好不容易等到禁军来收了考卷,方小悦心情舒畅的离开了考院。

        没走几步,就听到张元明的声音在前方响起:“表弟!表弟!我在这里!”

        原来,那张元明早早就来考院外等候了。

        只不过回去就没有马车了,两人只能步行回去。

        方小悦此时结束了会试,加之考得不错,自然心情不错,一路回去的时候,与张元明说得是欢声笑语。

        回到客栈之后,就需要耐心的等待了。

        不过这个时候,上门来邀请方小悦参加文会的举人都得到了方小悦热情的回应。

        除了与举人们外出游玩之外,在短短一周时间里,方小悦就参加了两场文会!

        并且每一场文会里,他都写出了精妙绝伦的传世名篇!

        在明月郡主举办的赏月文会中,方小悦写出了李白的《静夜思》,充分表达了自己远离故乡的思乡之情。

        而在武德侯举办的赏菊文会里,方小悦则写出了李白的《侠客行》,充分展示了自己豪情壮志,让祖先以军功封侯的武德侯赞赏无比。

        仅仅这两首诗就让方小悦在众多文人乃至于勋贵之中名声鹊起。

        而在这些文人、勋贵里名声鹊起之后,方小悦这个名字就随着《静思夜》《侠客行》迅速在民间传播开来。

        当然,最早传播开来的还是青楼烟花之地。

        毕竟文人墨客乃至于勋贵在这个时代也没有太多的娱乐项目,没事就会去青楼烟花之地转一转,喝喝小酒,听听小曲,在那些解语花的殷勤下吹吹牛什么的。

        甚至于有人将《侠客行》编成了曲子。

        总之,尚未等会试成绩出来,方小悦就出名了。

        京城里很多人都知道有个叫做方小悦的举人,才华横溢,做出了千古名篇。

        尤其是那首静思夜,让不少身在异乡的人心头感叹无比。

        明日会试就要张榜了。

        八位会房考官已经将挑选出来的卷子尽数送往主考官处。

        而主考官此时正与副考官翻看试卷。

        要说每次会考对各位考官都是一次煎熬。

        尤其是这次会试,考生竟然达到了五千人之多。

        那八位会房考官每人需要批卷六百多张,让他们疲惫不堪。

        主副考官要好一些,只需要批改两百张试卷。

        但最终被录取的贡士只有三十人。

        这是皇帝陛下亲自确定的录取名额。

        正如之前所说,这些年朝廷可称得上是官满为患。

        虽说每三年一次的会试不能停下,但录取名额还是可以做出调整的。

        五千多考生里只录取30人,这就让考官们不得不更加谨慎。

        尤其是这些举人,在贴经、墨义这两类题目里,基本上都可以拿满分。

        如此一来,就只能够依靠试帖诗和四书文来衡量高低。

        主考官、副考官几乎都将眼珠子给熬红了,才将两百张试卷里的一百七十张给贬落。

        至于搜遗,是万万不可能的。

        毕竟录取名额本来就是,搜遗就没有多少价值了。

        再说了,那些考生连会房考官那里都通不过,就更别想在主考官这里通过了。

        “这一届考生的质量高啊。”

        确定30名贡士之后,主考官略微松了一口气笑道。

        众官连连点头。

        主考官等人还聚在一起,逐一观看点评了上榜三十人的文章,之后方才将湖名去掉,主考官亲自动手,在王公公带来的一匹黄绢上依次写下了三十名贡士的名字。

  https://www.piaotian5.net/book/37385/308092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net。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