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红袖凶猛[无限] > 第193章 新智囊

第193章 新智囊

        第一百九十三章

        “珠宝商伦纳德是个什么样的人?”尤金队长想了想,    道,“嗯……伦纳德先生与王国多位贵族都有交情,是位交游广阔的绅士。”

        “伦纳德先生来此兴建避暑别墅是在我来班加利尔担任警卫队长的第二年,    那之后,每年伦纳德先生都会在五、六月份的时候带着朋友和家人过来住上几个月,    到丰收节前后才会离开。”

        说到这儿,尤金队长叹了口气:“去年伦纳德先生也是像往年那样在五月份的时候来的班加利尔,    没想到……”

        “去年也有人跟着伦纳德一起来班加利尔避暑吗?”燕红问道。

        “是的,同来的有伦纳德先生的两位朋友,    以及他的养子,    罗伯特·波普·伦纳德。”尤金队长说完才反应过来燕红真正想问的是什么,    无奈地道,    “女巫审判当然不能说服罗伯特接受伦纳德先生的失踪……是骑士长阁下写信来解决了此事。”

        “哦?”燕红一挑眉。

        尤金队长狠狠心,    把实话说了出来:“骑士长阁下希望能以支持罗伯特完整继承伦纳德的人脉遗产,    换取班加利尔的和平不被打破。”

        班加利尔领只是边陲之地,能吸引众多贵人前来避暑度假,靠的就是安全两字——贵人们可是很惜命的,    多美丽的风景、多宜人的气候,    若没有足够的安全保障,    他们都不会来。

        更别提骑士长阁下还指望这些愿意在班加利尔领兴建庄园农场的有钱人投钱修建更好的公共马路、更多能灌溉土地的水利工事——这些开支可是个无底洞!

        燕红听得暗暗摇头。

        疥癣之疾也会拖成要命重病,这么个简单的道理,    她不信这个世界的人会想不明白。

        说到底,还是死的都是平头百姓。

        受害者中份量最重的伦纳德,也不过是个“功能性”能够被其养子顶替的商人罢了。

        她亲眼看见过贵阳府的官太爷们放弃同府为官的胡参议(独秀山之谜篇),    可不会天真到以为认识的贵人多了就是免死金牌——伦纳德憋憋屈屈的死了,    骑士长还不是连面都没露,    一封信把家属稳住就算数。

        同林鸟的夫妻大难来临还会各自飞呢,    生意场上的交情、二十多年的合作经历,又算得什么来!

        不过这也轮不到她去管,燕红自然也懒得多说什么,只道:“今年伦纳德的家属来班加利尔了吗?”

        “……没有,罗伯特先生大约这几年都不会来了。”尤金队长尴尬地道。

        “行吧……也不影响。”燕红站起身,“方便带我去伦纳德家的别墅看看吗?”

        燕红在尤金队长的带领下前往珠宝商人的别墅时,另一边,诚实守信地以食物换取线索、获得数名棚屋区居民信任的陈艺郎等人,到天亮后不用亲自出动去“绑架”,也有人主动来送情报了。

        此刻,就有个从被“绑架”过的邻居那里听说了这儿能用小道消息换取到食物、抱着半信半疑心态找来的老妇人,壮着胆子找到了他们这伙外乡人的营地。

        这位老妇人不是第一个被食物勾引过来的,正在架锅煮泡面的胡若雪看到躲在树后探头探脑的老人,立即热情地将她请进营地里。

        风卷残云般干掉一碗加了卤蛋火腿肠的泡面,不知多久没有吃饱过的老妇人激动得差点儿哭出来,对试炼者们提出的问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不知道查尔曼太太一家究竟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事,但我认识那位曾经在他们家工作的女仆。”老妇人恭恭敬敬地道,“她叫玛格丽特,就在几年前,查尔曼家还没有搬来、她也还没能获得那份女仆工作前,她与我同在一家餐馆里干刷盘子的活儿。”

        陈艺郎两眼放光,连忙道:“夫人,你听玛格丽特说起过查尔曼家的情况吗?”

        老妇人局促起来,紧张地道:“这……真抱歉,先生,玛格丽特是个……很骄傲的人,在她获得了正式的工作后,她就不再与我们这些住在镇外的人打交道了。”

        陈艺郎的喜色僵在脸上。

        老妇人见这个问话的外乡人脸色不对,生怕他们不愿意给她更多食物,连忙说些她自己都不知道真假的小道消息试图补救。

        陈艺郎摁了下额头,类似的乱七八糟传言他已经听不同的棚屋区居民说过好几遍了,敷衍几句,让全乐天拿了点食物打发走了老妇人。

        送走了不住感激地道谢的老妇人,陈艺郎转过身来,却见乖巧蹲在旁边做记录的唐静静正呆呆地看着无人处,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当初山中鬼任务时陈艺郎一度有些轻视零场新人燕小红,惨被打脸,至今记忆深刻。

        虽然任务开始到现在唐静静这个新人一直没什么像样的表现,十足十像个跟混的拖油瓶,但毕竟有燕红那次打脸先例在前,下定决心不在同个坑里跌倒两次的陈艺郎也不会真把这个新人当成完全没用的废物,主动开口道:“小唐,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呃……陈哥,我、我那个——”唐静静一时有些慌张。

        “有想法你就说呗,咱们集思广益,总比我一个人搁这头疼强。”陈艺郎鼓励道。

        资深者中不乏女性智囊,陈艺郎可没那觉得女人都没脑子的毛病。

        虽然有陈艺郎这个资深者的鼓励,但唐静静显然也没什么自信,犹犹豫豫的不敢随便开口。

        没心没肺的胡若雪见状,大大咧咧地推了唐静静一把:“陈哥让你说你就说呗,说错了又没谁会怪你,咱们这场任务哪个站出来经验都比你丰富、都比你靠谱,谁会让你一个零场新人背锅啊。”

        只有一场正式任务经验的全乐天神色尴尬地站在旁边……他可不敢说自己能比零场的唐静静靠谱到哪去,索性不吱声。

        陈艺郎倒是挺赞同胡若雪的说法,点头道:“没错,就是这个理儿,就算我们三个被你带跑偏了,燕赤霞和燕小红也不是吃干饭的,你怕啥?”

        话都说到这个程度,唐静静也不好意思忸怩了,道:“那个……陈哥,我觉得……有点儿巧合呢。”

        “巧合?哪方面?”陈艺郎不解。

        “就是……班加利尔镇审判的女巫,第一个是叫艾丽莎的女人,对吧?”唐静静努力地解释起自己的想法,“就连住在镇外的、不认识艾丽莎的棚屋区居民,都认为她是个荡o妇。”

        “第二个玛德琳,我们见到的棚屋区居民里面,有好几个人都说她是个好吃懒做的女人,不肯老老实实去工作,靠偷窃维持生活。”

        “第三个是杂货店的老板娘,也是有好几个人觉得这个她十分凶悍,动辄发怒。”

        唐静静停下来咽了口唾沫,紧张地道:“仔细想想,这似乎是……色o欲,懒惰,和暴怒?”

        “再加上——玛格丽特,那个在查尔曼一家失踪十个月后也失踪了的女仆,刚才那个老奶奶说,她有了好工作就不再搭理曾经的熟人了,这不就是……傲慢?”

        陈艺郎、胡若雪、全乐天三人,皆呆呆地看着她。

        本来就极其不自信的唐静静被他们三个盯得头皮发麻,慌得差点要哭出来,忙不迭摆手:“我、我就是这么一说啊,不一定、不一定对的,我——”

        “等等!别忙着哭!”陈艺郎大喝一声,“你继续往下分析,赶紧的!”

        唐静静被他吼得打了个激灵,倒真是顾不上抽鼻子了,小脸刷白地道:“那、那什么,我还不知道第四个被当成‘女巫’审判的马歇尔和那个伊莱男爵的男仆象征着什么,但这两个加上前面的四人、还有那个失踪在森林里的珠宝商人,正好是七个人,能与七宗罪对应。”

        “然后是最早出事的查尔曼一家……他们家刚好是失踪了五个人,我、我觉得,搞不好对应的是逆五芒星——就是三个角朝下的那种五角星,是常用于象征地狱、撒旦、恶魔的符号。”

        “所以我想……班加利尔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会不会是某个人或某个团体所举行的某种邪恶仪式呢?‘丛林吞噬者’,会不会就是这个仪式导致的结果?”

        “但是这么大动干戈、前后耗时又很长的邪恶仪式,从常理来说,组织这场阴谋的幕后黑手应当所图甚大才对,但结果却只是制造出一片潜伏着危险的森林,我觉得……这应该不是组织者的最初目的,更有可能的是这场邪恶仪式出现了什么偏差,导致结果与预期不符。”

        “所以我想幕后黑手应该不会甘心,女巫审判结束后这一年来的空档期,或许只是那个黑手在做下一场邪恶仪式、又或是对上一场仪式进行补救的准备……不是说芯片系统只有在将要发生重大危害事件的时候才会把我们试炼者送到任务位面吗?所以我想这件事应该是有后续的。”

        “那就是说——这个幕后黑手,都应该还留在班加利尔。找出这个幕后黑手,可能就是芯片系统要求我们去调查的真相。”

        唐静静一口气说完自己根据现有线索推测出来的结果,忐忑地望向陈艺郎。

        陈艺郎并没有指责她胡说八道,但也没说她的推测靠不靠谱,反而正用一种惊奇的眼神儿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

        唐静静:“……?”

        “这个位面太操蛋了,连拍立得都拿不出来。”陈艺郎啧了一声,遗憾地摇头道,“要能把你现在这副畏畏缩缩的小可怜样儿拍下来,往后就有乐子了。”

        唐静静:“??”

  https://www.piaotian5.net/book/53640/280638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net。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