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过河卒 > 第二十九章 一夜

第二十九章 一夜

        白晓瑾从没想过,她这一天的经历会如此波折。



        本以为是平平无奇的一天,结果早上出门被人绑架,先是被关在一个又潮湿又闷热的地方,出了一身臭汗,后来又转移到一个地牢中。



        正当她又惊又怕的时候,一个煞星从天而降,杀了好些人,竟然把她救了出去。



        她本以为霉运到此为止,结果两人在逃跑的路上,遇到一个青衣老人,就是那个掳走她的老家伙,十分厉害,那个煞星也不是对手,让她独自逃命,她又成了一个人。



        她只好拼命地逃跑,顾不得思考太多,生怕再被那个老家伙给捉回去。



        齐玄素是假装慌不择路,白晓瑾就是真真正正的慌不择路了。



        再加上夜色深沉的缘故,过了没多久,白晓瑾就彻底迷路了。



        她站在一个陌生的路口,茫然四顾,不知该去向何方。



        她到底在哪?这是什么地方?她这个土生土长的金陵人怎么从没有来过这里?



        她第一次知道,金陵府竟然这么大,路这么多。原来金陵府不仅仅有华美的楼阁殿宇,也有低矮破旧的棚户,不仅有青石板铺就、下水道完备的宽阔大路,也有臭气熏天、污水纵横的泥泞小巷。



        人上人所见的金陵,普通人所见的金陵,是两个样子。



        白晓瑾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心神,不再奔跑,改为缓步而行,同时不住左右张望,努力辨别道路。只要她能确定身在何地,那就好说了,就算道路再多,她只要一直朝着白邸的方向走去,总能回家。



        走出一段之后,几个乞丐朝着白晓瑾迎面走来,见到白晓瑾之后,不由一怔。



        说来也巧,他们竟是认得白晓瑾。



        白天的时候,白晓瑾被关押在棚户区,乞丐们见过白晓瑾,因为白晓瑾衣着华贵,所以记忆尤为深刻。



        这几个乞丐对视一眼,悄悄跟在了白晓瑾的身后。



        平心而论,白晓瑾作为白英琼的女儿,再怎么疏于修炼,各种资源不缺,有白英琼亲自指点,境界修为也不会太差。她其实有昆仑阶段的修为,只是一直被白英琼庇护在羽翼之下,从未经历过什么风浪,比花圃道士还要花圃道士。如果此时是齐玄素或者张月鹿,早已察觉到异常,可白晓瑾却是恍然未觉,自顾前行。



        乞丐们没有贸然动手,一边跟着白晓瑾,一边悄悄召唤同伴。他们记得清楚,这个小娘皮是被上了镣铐的,一般女子可没有这般待遇,再有,她能逃出来,也可见厉害。他们贸然动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手,恐怕拿她不下,还是要依多位胜。



        待到乞丐们汇聚到十余人的时候,他们这才一拥而上,将白晓瑾团团围住。



        白晓瑾早已是惊弓之鸟,下意识地护住胸前,尖声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



        乞丐们面露淫邪之色,一人嘿然道:“你这个小娘皮,竟然逃了出来,识相的,乖乖地跟我们回去,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说罢,这人便要上来扯白晓瑾的衣袖。



        白晓瑾躲闪开来,高声道:“你们知道我娘是谁吗?”



        “怎么,你还要把你娘介绍给我们吗?”一众乞丐淫笑起来。



        白晓瑾大怒,怒气又化作胆气,直接一拳打了过去。



        因为白晓瑾不喜欢携带兵刃,所以白英琼专门教了她一套炼气士的拳法,名为“百花绣拳”,其中招数煞是好看,而且都是以花名为招数名字,若说玄圣最喜欢用“万华神剑掌”,那么玄圣夫人就是最喜欢这套“百花绣拳”,故而白晓瑾学得还算用心。



        不管怎么说,白晓瑾毕竟是白英琼手把手教出来的,这一拳还是颇有法度,大概能发挥出五成实力。虽然“百花绣拳”变成了花拳绣腿,但这些乞丐也不是什么好手,比普通青鸾卫力士还要弱上许多,也就能欺压普通百姓。



        那领头的乞丐没有反应过来,被一拳正中鼻梁。



        一瞬间,他的鼻梁彻底塌陷下去,哼都没哼一声,当场身死。



        白晓瑾有些反应过来了,她打不过那个青衣老头,也打不过头上长角的大汉和用刀的煞星,却打得过这些乞丐。



        想到此处,白晓瑾顿时有了胆气,怒道:“我娘是江南道府首席副府主、堂堂二品太乙道士,就凭你们,也敢抓我!还敢出言不逊!”



        说罢,她又是一拳打了过去。



        一名乞丐躲闪不及,被她打中胸口,被直接打飞出去,出气多进气少,眼看是不活了。



        白晓瑾胆气大壮,出拳不停,口中道:“你们竟敢拐卖女子,我要让我娘把你们一个个都杀了,把脑袋挂在城门上。”



        转眼之间,几个乞丐倒了一地,其余乞丐无不惊惧,不知是谁发了一声喊,四散而逃。



        白晓瑾算是将今天受的各种委屈发泄了一番,只觉得舒服许多,不打算赶尽杀绝,任由群丐逃窜。



        不过她又想起一事,快跑几步,不顾形象地飞起一脚,将一个跑得慢的乞丐踢倒在地,一脚踩在他的胸膛上,厉声诘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本章未完,请翻页)



        ……



        “天廷”在金陵府有四位主事人,除了常驻金陵府的一人之外,另外三人都是最近才来到金陵府,分别是风元帅、雷元帅、风伯。



        三人之中,风伯因为分坛的事情获罪,这次算是将功折罪,风元帅莽撞少智,从小到大都是听兄弟的话,唯有雷元帅多谋善断,所以由他负责掌控全局。



        雷元帅只觉得噩耗一个接着一个。



        风伯负责掳走白英琼的女儿白晓瑾,然后去见白英琼。



        这件事倒是没出什么差错。



        可没等风伯回来,风元帅好色误事,喝花酒暴露了踪迹,被张月鹿发现,一路逃窜,最终躲到了玛丽大教堂之中,结果被人家堵在里面,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雷元帅为了此事焦头烂额,多方沟通,由李家人出面,许诺各种好处,请动了江南道府的掌府真人出面向雷小环施压,结果雷小环软硬不吃,这位掌府真人出身正一道,不愿撕破面皮,更不可能为了别人的事情下死力,选择退让一步,不了了之。



        这边风元帅还未脱困,那边又传来消息,大力鬼王被杀,白晓瑾被人救走,不得已之下,雷元帅只能让风伯亲自把人截回来,可不仅白晓瑾没有追回来,就连风伯本人也没回来,一去便杳无音信。



        直到老祖亲自通过子母符询问,为何风伯留在总坛的命灯无故熄灭。雷元帅这才知道,风伯竟是死了。



        既要救出风元帅,又要找到白晓瑾,还要弄明白风伯是怎么死的,死于何人之手。



        一时间,雷元帅生出左支右绌之感,身心俱疲。



        他恼怒兄弟的好色误事,又恨大力鬼王和风伯的无能。却也明白,这时候再去置气已经晚了,关键要想出个办法,稳定局势,不至于全面崩盘。尤其是在这个关键时刻,他要下个决断了。



        他唤来一名心腹属下,吩咐道:“安排一下,我要与李真人见上一面。”



        属下沉声应下。



        “快寅时了。”雷元帅站了起来,继续说道,“在我去见李真人的这段时间里,若有什么事情,你们就去请示天蓬元帅。”



        天蓬元帅正是“天廷”金陵府四位主事人中的最后一位,如果说风元帅是好色误事,那他就是好酒误事,平日里嗜酒如命,尤其喜欢道门的“醉生梦死”,实在很难让人信任。只是到了这个时候,雷元帅分身乏术,没有其他办法,不信也得信了。



        属下道:“是。”



        雷元帅大步向外走去。



        (本章完)



        7017k



  https://www.piaotian5.net/book/54530/270873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net。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