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看剑 > 第二百九十五章 何为无垢?

第二百九十五章 何为无垢?

        童子恭敬道:“卓仙子荣登无垢峰,哪儿还需得着通告,宫主他正在探月楼上抚琴,我领你去便是了。”

        “这小娃儿,倒是懂得人情世故。”燕云霆正要迈开步子,另一个童子却用扫帚将他给拦了下来,语气却不那么恭敬:

        “我们请的是卓仙子,你不能进宫。”

        燕云霆挑了眉毛:“为何我不能?”

        那个叫“上善”的童子说道:“我们无垢宫不接纳闲杂人等,特别是衣冠不整,面容不净的人。”

        燕云霆衣裳的确朴素破旧,脸上的胡茬儿也没打理,看起来的确有些邋遢。

        不过……

        “小孩儿,我刚还夸你们懂得人情世故呢,你看不明我和卓姑娘是一路来的么?”燕云霆问道。

        上善凑近燕云霆嗅了嗅,急忙捏着鼻子又退了下来,一脸嫌弃道:“宫主的鼻子可是很灵的,若是闻到了你身上的酸臭味儿,我们会被责骂的。”

        这要是心平气和地说,燕云霆还可以回去洗个澡再来,毕竟爱干净是人家这儿的规矩,但这鄙夷的口气实在惹得他很不高兴。

        “你们难道不认识我是谁?”

        “我们可不管你是谁,你肮脏邋遢,就是不配踏足无垢宫。”两个童子举着扫帚,坚决不让。

        卓文曦扯了扯燕云霆的袖子,劝道:“不如我们先回去,你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再来。”

        “嘿!老子来都来了,岂能被两个孩子给逼回去?”燕云霆就要硬闯。

        “站住!你竟敢在无垢宫前撒野,小心我们对你不客气!”两个童子有模有样地挥舞着扫帚。

        “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两个毛都没长的小屁孩儿能把我怎么着!”

        燕云霆一个跨步上前,夺过童子手中的扫帚,“啪!”将其折成两半截——

        “你敢折我的扫帚!”

        “跪下!”

        燕云霆大呵,炸出一道真气,吓得童子双脚一软,真给跪在了地上。

        燕云霆用膝盖顶住童子的胸口,一举拔下他裤子,露出那白花花的小屁股,随后操起断了的扫帚,“啪,啪,啪!”照准童子的屁股上打了三下。

        教训小屁孩儿,就得打他屁股!

        “哎哟,哎哟……”童子哭叫喊疼。

        (本章未完,请翻页)

        “燕云霆,你多大了呀,还跟个小孩子较什么真!”卓文曦忍着笑,赶忙拉开燕云霆。

        童子急忙提起裤子,一边抹眼泪一边往宫门里跑:“我要报告宫主去,呜呜呜……”

        燕云霆扯着嗓子喊道:“别忘了告诉你家宫主,打你屁股的人名字叫做燕云霆!”

        看着两个童子屁颠儿屁颠儿跑远了,卓文曦终于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燕云霆啊燕云霆,敢在无垢宫前打仙童屁股的,古往今来你是第一个……”

        燕云霆扔掉扫帚,“亏得这俩小屁孩儿是在山上学道,要是在市井人家里敢这么没大没小,爹妈早就给他屁股打开花儿咯!”

        “看你待会儿怎么跟李长老解释,据我所知,李长老可是很护短的。”

        “他应该感谢我才对,为这两个不出世的孩子上了一课。”

        “人家还是小孩子嘛,干嘛那么认真?”

        “或许这就是你们道宗的尿性,从小生活在与世无争的山门中,觉得自己要高人一等,可事实是,等他们长大了,出入江湖了,遇了无恶不作的江湖人士,那可就不是打屁股,而是砍脑壳,抹脖子了!”

        “有那么严重?”

        “江湖中因为一句话不对就杀人的事儿,我见过太多太多。”

        言语之间,二人已跨入了无垢宫大门,下一刻,一阵曼妙的琴声入了耳朵。

        琴声悠扬,似二月的春风,三月的花香,沁人心脾,安抚心神。

        “对了,忘了告诉你,李长老的琴技也是天下一绝。”卓文曦微微扬起头,面带微笑静静聆听。

        “那是你没听过更好的,我天天听,听都听烦了。”燕云霆可不是在撒谎,他身后那群孔雀楼的女人,不论琴技,舞技,歌技,随便挑一样都是冠绝九州的。

        “哦?没想到燕大侠也是赏音识律之人,日后有机会一定要向贫道引荐引荐那位琴师,毕竟天涯路远,知音难寻。”

        琴声戛然而止,一句浩瀚的男声从深宫里传来,随即一道灵光自空中闪现,一名不染尘埃的白衣道士从天而降。

        李怀安真的很完美,不论是容貌,气质,修为,皆挑不出一丝瑕疵。

        不过,他这一席话,显然是带着讽刺意味的。

        燕云霆呵呵一笑,抱拳行了个礼:“我倒是很想为李道长引荐,不过

        (本章未完,请翻页)

        嘛,她出身不太好,地位卑微,怕李长老嫌弃。”

        李怀安说道:“若能琴逢知己,贫道怎会嫌弃。”

        “她是个妓.女,你也不嫌弃?”燕云霆问道。

        李怀安眯了眯眼睛,脸色有些阴沉。

        “李长老可否去过长安?”燕云霆问道。

        李怀安沉声道:“去过。”

        “那你可知道长安城里有一座最出名的青楼唤作‘云霄阁’。”

        “曾有耳闻。”

        “我所说的那位琴技高超的朋友,便是里头卖唱的艺妓,她的名字唤作‘彩月’,不仅琴弹得好,歌唱得好,容貌身段,风华绝代,可谓是多才多艺的人间绝色,”

        燕云霆说着勾上了李怀安的肩膀,冲其露出一个颇为淫贱的笑:“李道长,这位采月姑娘现在就我洛阳城的家里,你若是想与她认识一番,我可以做东,为你俩牵线搭桥。”

        李怀安瞥了一眼肩膀上的手,不禁皱了皱眉,迟疑了一会儿,才轻轻拨弄了去,并吐出两个字:“不必。”

        “看来不光是我被嫌弃了,连采月姑娘也被嫌弃了,唉……我就知道,像我这些市井里的下流人士,靠近李道长都怕会染了脏。”燕云霆摇头叹气,一步一步往后退。

        李怀安虽然清高,但并不迂腐,更不会自傲,他也许只是单纯的“爱干净”罢了,“贫道是修行之人,弹琴只是为了陶冶情操,并不为风花雪月。”

        燕云霆斜眼一笑,暗声讽刺:“那依李道长所见,陶冶情操和风花雪月,哪个更高人一等?”

        “都是玩弄音律,不分高低。”

        “那为何我要帮你引荐采月姑娘,你却说不必?”

        “因为我是修仙之人,天命道途,不能风流。”李怀安语气有些不耐烦了。

        燕云霆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我不过想帮你引荐琴音知己,也没说让她陪你风流快活呀?”

        李怀安沉默了。

        燕云霆又笑道:“我记得禅宗有一句话叫做‘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或许才是‘无垢’之真理吧?”

        李怀安看燕云霆的眼神突然变得复杂了,原本他还有些嫌弃,几番认真交谈后,他竟有了几许愧疚。

        李怀安长叹一口气,甩了甩袖子转身带路:“二位请随我入宫来吧……”

        (本章完)

  https://www.piaotian5.net/book/55353/270873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net。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