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大秦嫡公子 > 第两百四十五章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第两百四十五章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城中冀阙。

        已然大大的热闹起来。

        原本张贴告示的冀阙,此刻却被从中拦断,四周围有不少士卒,全部披甲持刃,这些士卒拱卫的中间,摆放着一百张案几,眼下这些案几都无人端坐。

        案几前方,已修好一座高台。

        郭旦正站在上面。

        他目光扫视着下方,眼中难掩兴奋,不过也并未表露的太明显,他的手中抓着一个铁皮大喇叭,这是秦落衡倒腾出来的,用来传声的。

        现在虽已是日暮时分,但不少士子也陆续赶来。

        见人来的差不多了。

        郭旦拿起铁皮大喇叭。

        高声道:

        “肃静。”

        “士人盛会,将于两日后开始,此次到咸阳的士子众多,故秦落衡博士将与会的地点定在了冀阙,到时他将与天下诸名士、贤士,共议文明立治。”

        “然......”

        “事有轻重缓急,学识亦有高低之分。”

        “眼下来咸阳的士子不下千人,为了给天下贤士、名士,足够的尊重,也为了更好的展开学术之争,拟择百家名士一百人,于盛会之日入座,其他士人则只能站立旁观。”

        “我身前这一百个案几,就是为诸位准备的。”

        “择优而坐!”

        “这一百名人选,非是由秦落衡博士决定,而是由大秦丞相,王绾、隗壮,廷尉李斯及御史大夫顿弱共同决定,这次名士人选,不看官职、不看爵位、不看地位、不看出身、更不看重名气。”

        “这次名士之选,只看学识才具!”

        “只要你有真才实学,无论你出身名门大家,还是出身穷苦,贫穷或富贵,有名与否,反秦或尊秦,就算你眼下是一名农夫工匠,亦或者是刑徒亡人,此次都一视同仁。”

        “只要你能通过筛选,你便能进入百人之列。”

        “简而言之。”

        “本次盛会不限任何出身!”

        “只论才学!”

        “接下来两日,昼夜不停,冀阙案几对汝等开放,每人可以在里面待至多一刻钟,到时会有隶臣,专门为你们提供笔墨纸砚,以供你们一展才学。”

        说着。

        便有四名隶臣上前,逐一展示了笔墨纸砚。

        展示完成后,郭旦让他们把东西放到案几上,随后他提笔,直接在纸上落笔,飞快的写了九个大字。

        当即就有侍从上前,将纸张展示在世人面前。

        郭旦继续道: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这是秦博士对盛会寄予的厚望。”

        “在这两天内一人领一张纸,时间一刻钟,就在冀阙,在这一刻钟内,任由你们发挥,尽展所才,所写主题不限,只要你们能说服审阅官员,便能成为入座的百士之一。”

        “你们不用担心舞弊。”

        “这次的审阅官员已给你们说了。”

        “乃大秦左右丞相,御史大夫和廷尉,他们位高权重,岂会在这事上弄虚作假?”

        “再则。”

        “这次的审阅方式与以往不同。”

        “全部为封名审阅!”

        “你们或许有些听不明白。”

        “因为这次的书写工具,不是竹简,而是刚才演示的纸张,在纸张的一侧,有专门登录汝等名字的,等集齐一百份纸张后,便有官吏进行封订,随后移交给审阅官员。”

        “待审阅结果出来后,会直接拿到冀阙,拆开宣读审阅结果。”

        “即是说,审阅的官员,从始至终都看不到汝等名字,而审阅结果只有两个评级,甲,乙!”

        “评级为甲,入选。”

        “评级为乙,落选。”

        “所以公示上称会选入百人,但实际可能会少于百人,也可能会多于百人,一切只有等最终结果评出,才能知晓。”

        “评级为乙的士子,也莫要心灰意冷。”

        “盛会召开时,会在四周铺设凉席,只是不会提供案几,也不会提供笔墨纸砚,但你们依旧可以参与讨论,到时每隔几丈凉席,便会放置一个我手中一样的大喇叭,你们可如我这般直接发声。”

        “躬逢其盛,与有荣焉。”

        说完。

        他朝四周士子躬身一礼。

        随后走下高台,施施然的离场了。

        四周安静。

        就在众人有些惊疑不定时,固拿着大喇叭出列道:

        “诸位稍安勿躁。”

        “郭上吏已将择选情况一一告知。”

        “诸位眼下可先行离去,亦或者趁着夜色清凉,先他人一步,奋笔疾书,一展所学,若是诸位有想入列的,现在可进入其中了,到时自会有隶臣送上笔墨纸砚。”

        说完。

        四周的侍从便放开了一条通道。

        直通里面的案几。

        一个布衣整洁的士子开口道:“依你所说,我们现在就能进到里面进行书写,所写内容当真不限?”

        “自无虚言。”固点了点头。

        “那名上吏所说的封订又是何意?”士子又道。

        固答道:“封订其实跟封缄差不多,都是为了保密,封缄用的是木片封装,封订用的同样是是木片,只不过只会用线条捆绑写有名字的部分,你们书写的内容,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你们有疑虑是应当的。”

        “等第一批士人书写完毕,到时会有官吏当众进行封订,等你们看过一遍后,便明白这是何意了。”

        士人神色略显迟疑。

        最后咬牙道:

        “也罢。”

        “来都来了,岂有不试之理?”

        “我便趁着夜色,试试秦廷提供的笔墨纸砚,也顺便看看我的才能能不能位列百位名士之列。”

        “我便当一次出头鸟。”

        “我进去。”

        “彩----”人群轰然喝了一声。

        布衣士子回身,朝众人行了一礼,径直进到了里面。

        有了第一人。

        很快就有其他士子跟随。

        不多时,一百人便满额了,见一百个案几都有人入席,固朝四周沉声道:“士子行文,请外面的诸位士子肃静。”

        说完。

        固进到了里面。

        他拿出一个沙漏,高声道:“这是本次的记时之物,当里面的细沙全部流下时,说明时间已满一刻钟,诸位需得立即起身离开,不得拖延。”

        “来人,为士子掌灯。”

        “为士子各取一份笔墨纸砚。”

        很快。

        便有隶臣拿着烛火,跪坐到了案几一旁,为这些士子照明,同时也有其他的隶臣,将笔墨纸砚送到了这些士子案几上。

        固道:

        “请诸位士子先留名!”

        入席的士子看了看纸张,很快便看到右侧有一个‘名’字,他们提笔,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计时开始!”固漠然道。

        这时。

        众士子已来不及惊叹纸张的瑰丽,以及松烟墨的细腻,便开始正神端坐,略一思索,便直接开始落笔。

        沙沙落笔声,传遍冀阙。

        四周的侍从再次将冀阙中间围住。

        外面的士子只能踮起脚尖,好奇的打量着里面,眼中满是惊奇之色。

        扶苏和萧何也在人流中。

        望着潮水般聚拢的翘首人群,两人都不由露出一抹异色。

        萧何小声道:

        “这秦博士果真不凡。”

        “择选名士的要求也与众不同。”

        “唯才而择!”

        “一切流程都公平公开,不容半点弄虚作假,若是天下名士真的齐聚咸阳,这次盛会的水准将会出奇的高。”

        “我此行却是来对了。”

        扶苏看着满眼希冀的萧何,叹道:“我亦有同感,我离去咸阳只有半年,眼下这场盛会出现的东西,我以往却是闻所未闻,他当真是与众不同啊。”

        萧何一愣。

        他看向扶苏,疑惑道:“长公子,以往没见过这些?”

        扶苏摇头道:“墨,我知道,乃松烟墨,外界或许不知,这松烟墨正是出自秦落衡之手,而郭旦所用的铁皮喇叭及挥墨的纸张,我以往都没见过。”

        “还有那沙漏。”

        “以往咸阳其实用的也是滴水记时。”

        “这些新奇之物,我若是没有猜错,只怕都出自这位秦博士。”

        扶苏神色有些怅然。

        他一方面很欣喜这些变化,另一方面又很忌惮秦落衡的才能,原本秦落衡‘死而复生’,他已有所警觉,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离开咸阳这段时间,秦落衡又弄出了这么多事。

        这让他有些坐不住了。

        萧何却是没察觉到扶苏的异样。

        他惊异道:

        “这名博士还真是博才。”

        “前面在客舍时,有人说他是医家博士,能力战数十人而不败,还懂一些破案之法,现在竟还会工匠之事,如此博才之人,世间属实罕见。”

        “若有机会,当亲眼见见。”

        扶苏眉头一跳。

        这时。

        一阵啰声响起。

        一刻钟的时间到了。

        众士子意犹未尽的起身离场。

        很快,有侍从上前,将他们所用纸张,一一整理收纳,而后当着众人的面,用木板将落名的地方盖住,随后打入几枚铁钉,将木板彻底固定后,再用绳子把木板死死缠住。

        最后,则是在打绳结的地方糊上封泥,盖上印章,完成了这一整套繁琐操作后,这一百份纸张,便由侍卫护送去了丞相府,等待着最终的审阅。

        固开口道:

        “今日测试已结束,诸位可先行离去。”

        “明日午时,官府会当众拆掉封泥、铁钉、木板等物,也会当众宣读诸位的评级,诸位若午时不能到场,也不用担心,到时会有专人将入选之人的名字张贴在告示中。”

        “时间尚很充裕。”

        “诸位不用候在冀阙。”

        “明早卯时,准时开始第二轮测试。”

        固起身。

        端正的朝众人一礼。

        见状。

        众士子开始离场,不过眼中满是兴奋和雀跃,互相交头接耳的说着心中的感想。

        一时间。

        冀阙周围人声鼎沸。

  https://www.piaotian5.net/book/55592/270874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net。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