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魏央 > 第八章 追求者

第八章 追求者

        姐弟三人,徐温柔毫不掩饰的给了梁行温一个白眼,而徐长虹则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徐长亭倒是表现的最为平静的一个人。

        看着梁行温袖口的银线,笑道:“看来梁大哥升官了啊?”

        梁行温不由自主的还是飞快瞟了一眼徐长虹,嘴里则是对徐长亭说道:“公子见笑了,从九品的市丞算不得是官。”

        梁行温面对徐家姐弟的态度很谦虚,身为一个市丞,在丹凤城或许是算不上什么官,但在丹凤城的几个市集上,掌交易、禁奸非、通判市事、掌平物价、察度量的他们,对于商贾而言,还是有着一定的权威。

        “梁大哥来此是公事?”徐长亭笑着问道,随即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李澄心。

        李澄心并没有任何表示,这也让徐长亭放下心来,既然他们来此不是刻意为难,那么自己就没有必要操心了。

        “职责所在,随便转转罢了。”梁行温回道。

        与徐长亭说话间,梁行温一连好几次,都不自觉的望向了徐长虹。

        看着表情平淡、望向别处的徐长虹,有些紧张他,很想跟徐家大小姐说上几句话,但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徐温柔一直都不是很喜欢府里梁管家唯一的儿子梁行温,尤其是梁行温决定不打算留在徐长亭身边后,徐温柔就把梁行温归类到了白眼狼的行列中,向来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看。

        而至于徐长虹,虽然不会像徐温柔那般把喜恶表现出来,但每次见到梁行温,也是不温不火、冷冷淡淡的态度。

        梁行温能够进入市令衙署当差,自然是因为当初徐仲礼的举荐,甚至就连梁行温的名字,也是梁管家请徐仲礼为其取的。

        梁行温在四人离开后,还一直望着四人的背影,视线几乎从始至终都停留在徐长虹的身上。微微叹了口气,看着越走越远的几人,梁行温脸上的失落也是越来越浓。

        “我知道为什么当初梁行温不愿意给我当个跟班了。”走出兰亭布行好远后,徐长亭突然看向他大姐徐长虹说道。

        而徐长虹听到徐长亭的话后,第一反应就是想学着徐温柔去揪徐长亭的耳朵,不过意识到还在大街上后,徐长虹则是不说话的淡淡瞟了他一眼。

        另外一边的徐温柔则好奇的凑了过来:“你知道那白眼狼为什么不愿意留在你身边?”

        “大姐也知道。”徐长亭笑看着徐长虹说道。

        徐长虹淡淡道:“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徐温柔更是一脸好奇,捅了捅徐长亭继续问道:“告诉二姐,是为什么啊?”

        “二姐你怎么这么笨啊,刚刚你难道没瞧见吗?梁大哥的眼神可是一直在看大姐呢?根本就没有正眼看过咱们两人。”徐长亭说道。

        徐温柔则是有些不太相信,狐疑的回头看了看身后,此时已经看不见的兰亭布行,而后又侧目看向另外一边的徐长虹。

        徐长虹表情依旧平静,就像是刚刚徐长亭所说的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真的假的?”徐温柔好像也有点儿反应过来了,但还是不太相信。

        梁行温不愿意

        (本章未完,请翻页)

        跟随着徐家一同前往西宁州,除了自己隐藏的野心外,便是对徐长虹的爱慕之情。

        梁行温很清楚也很明白,如果他跟着徐家一家去了西宁州,像一个下人似的一直都跟在徐长亭身边,那么对他来说,或许有朝一日能够依附着徐家飞黄腾达、富贵荣华。但如此一来,他就会距离自己爱慕的徐家大小姐徐长虹越来越远。

        他希望自己可以出人头地,能够有一番作为,而后在身份地位上能够配的上徐家大小姐徐长虹。

        就像徐仲礼那般,虽是寒士出身,但通过自己多年的努力,终于有了如今让人仰望的身份与地位。

        对于梁行温而言,徐仲礼前往西宁州任刺史的时间是四年,而他则希望通过这四年的时间,在丹凤城取得一些成绩,而后让所有人刮目相看,能够配得上徐长虹。

        但事与愿违,四年的时间眨眼既过,少了徐仲礼支持的他,只不过是从一个无品市吏,变成了一个从九品的市丞,这与他当初的理想,可谓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马车里,徐温柔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看徐长亭,而后对徐长虹问道:“你知道那白眼狼喜欢你?”

        徐长虹又是白了一眼徐长亭,而后深吸一口气,看着徐长亭问道:“你还记得有一次你被人欺负的时候吗?”

        徐长亭愣了下,没好气道:“小时候我被人欺负太多次了好吧,大姐你指的是哪次?”

        徐长虹看着徐长亭脸上的不悦,竟然是开心的笑了起来,随后安慰似的摸了摸徐长亭的头,笑着道:“是大姐不对,不该提及以前的事情。”

        “我才不在乎呢,我现在可厉害了,谁也别想欺负我。当然,更不能欺负爹娘还有大姐、二姐,要不然我跟他们拼命。”徐长亭似乎很享受徐长虹摸他的头。

        而每次徐温柔摸他的头,总是会招来徐长亭的抗议。

        所以此刻看到人家姐弟之间如此和谐,徐温柔忍不住哼了一声,嘟囔了一句:小白眼狼。

        徐长虹对自己的童年记忆,或许有些已经模糊,但若是说起徐长亭的童年来,徐长虹则是可以做到如数家珍,都记得十分清楚。

        而对梁行温的不好印象,便来自于徐长亭七岁的时候。

        徐长亭再次趁家人不备、冒着鼻涕泡带着一脸傻笑跑了出去。

        不出意外的,徐长亭再次被其他同龄人堵在了巷子角落,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欺负徐长亭的孩子中,有几个已经十三四岁。

        当徐长虹找到徐长亭的时候,徐长亭还在冒着鼻涕泡、一脸傻笑的对那几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趴在地上学狗叫,而那几个少年瞬间就发出哄然大笑声。

        徐长虹当时也不过才十岁,但依旧是毅然决然的冲了过去救自己的弟弟,只不过这一次,在救徐长亭的过程中,徐长虹正好看见了准备回家的梁行温。

        而梁行温在看到姐弟被欺负的这一幕时,本能的就想要冲过来搭救,可面对那几个跟他年岁差不多的少年威胁时,梁行温退却了,而后低着头绕了过去。

        最后是从后门一路找过来的徐温柔,再次提着木棍,凶神恶煞、张牙舞爪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跟徐长虹联手,才把徐长亭给救了出来。

        “说起来还不如那冯子都呢,那家伙虽然遇事跑得快,但回来的也快。那梁行温就没有回来吗?”徐长亭问道。

        徐长虹依旧是一手抚摸着徐长亭的头顶,平静的摇头道:“等我跟你二姐把你拉回来的时候,梁行温却是在泰然自若的吃饭呢。”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跟我说,我记得我还给他夹了一块肉来着。”徐温柔怪罪着徐长虹。

        “梁伯跟梁姨也在,怎么说?何况那时候爹跟娘也很疼爱他,都快把他当成亲生的了。”,虽时隔多年,但徐长虹的语气中还是隐隐带着一丝怨气。

        徐温柔此时竟然是被气的脸色铁青,哼了一声道:“就算是人家人多势众他害怕,但是他也可以告诉梁伯他们啊……都是你这小兔崽子,那时候不知道惹了多少祸,害得我跟你大姐天天提心吊胆的。”

        本来眼睛骨碌乱转,正享受着这种出自家人的口、来自家人关心与呵护的鼻涕泡,被徐温柔在额头上戳了一下。

        “二姐,你怎么能怪我呢,那时候我小不懂事……再说了……。”徐长亭一脸委屈道。

        好在徐温柔刚戳完他额头,还没来得及收回手臂,就被护弟狂魔徐长虹啪的一声打在了手背上,算是当场帮徐长亭报了仇。

        “你就一直这么护着他吧,一天十二个时辰的护着,吃饭睡觉你都抱着,等人家成亲了,我看你怎么办。”徐温柔不满的瞪了一眼徐长虹,而后飞快的搓着自己被拍打的有些红的手背。

        “我乐意!”徐长虹挺胸抬头道。

        马车缓缓在徐府门前停下,这一次姐弟三人出门买布料做新衣裳,完全是为了几日后,在城外天王湖边的集会做准备。

        几人刚要进府,就突然看见一个人影,从徐家门前的石狮子后面闪现出来,一脸惊喜的看着姐弟三人:“未央……。”

        “冯子都?”徐长亭有些惊讶道:“你怎么在这里?”

        刚刚在马车上还提及这个家伙,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

        而且这家伙,几乎是徐长亭多年来在丹凤城交的唯一朋友。

        “前两日就听我父亲说你回来了,昨日我就来找过你,但你出城了。”冯子都对徐长亭说道,但眼神则是时不时的就瞟一眼旁边的徐温柔。

        如果说梁行温是大姐徐长虹的追求者,那么眼前这个比徐长亭大一岁的冯子都,就是二姐徐温柔的追求者之一。

        所以有时候让徐长亭不得不怀疑,冯子都这家伙跟自己来往,到底是想要跟自己做朋友呢,还是借此机会接近二姐呢?

        不过很快徐长亭就看明白了,二姐根本不会喜欢冯子都,因为这家伙一遇到事情的时候,跑的比兔子还快,但事情完结之后,这家伙往往也会是第一时间,再次出现在你身边对你嘘寒问暖的那个。

        就好像刚刚所发生的事情,跟他没有一点关系似的,脸皮厚的让徐长亭都很佩服。

        而这样一个家伙,也不知道这几年有没有变化,是不是还像兔子一样,一遇到事情就快速逃跑的那种。

        (本章完)

  https://www.piaotian5.net/book/57223/270874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net。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