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夫君掉了马甲之后 > 第37章 寿宴(2)

第37章 寿宴(2)

        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江幼薇只得硬着头皮站了起来,黎夫人忙握了女儿的手笑着对太后说:

        “太后娘娘,薇儿为了您的寿辰准备了许久,这首《楚夜》她研习了两年多,只希望能让太后娘娘开颜一笑。”

        玉贵妃故作俏皮地笑着对太后说:

        “母后,嫔妾为了让薇儿弹好这首曲子,还背着您请了杨姑姑指点薇儿,就是希望能给您带来惊喜,您可不要怪我哦。”

        宣和太后笑着点头说:

        “你们都是孝顺的孩子,哀家哪里会生你们的气?

        慧荣,你去把哀家的琴拿过来,好多年没听这首曲子了,哀家想念的很呢!”

        慧荣是杨姑姑的名字,她此刻正伺候在太后身旁。

        听宣和太后说让江幼薇用她的琴弹奏,很多贵女都流露出了嫉妒的眼神,连仙云县主脸上的笑意也不可控制地减弱了两份。

        江幼薇喜悦不已,忙和黎夫人一起跪谢了太后。

        可杨姑姑刚刚将琴放到江幼薇面前,长公主和儿子柳平禹就由内侍引着走了进来。

        这本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在场的人也都只是依照礼节起身和长公主见礼而已。

        可黎夫人母女却已经白了脸,跟在长公主身边的那个宫女打扮的人,不是江庭雪还能是谁?

        依照长公主的脾性,她肯费尽心机避开玉贵妃的眼线把江庭雪带进寿康宫,那就必然是有打算的。

        黎夫人尚且勉强能够稳住,可江幼薇已经摇摇欲坠,脸色也变得异常惨白。

        玉贵妃当然注意到了姐姐和外甥女的异常,可她从没有见过江庭雪,是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暗暗着急。

        连带着黎家席位上的几个女眷也不安起来。

        长公主毫无异常,领着柳平禹给太后贺寿后就在左下首第一个给她预留的位置上坐了。

        倒是柳平禹,在走过江幼薇身边时低声笑着说:

        “江二姑娘,这架琴陪伴了皇祖母大半辈子,你可要好好弹,别辜负了皇祖母的一番好意。”

        江幼薇只得点了点头,脸上挤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虽然江庭雪的穿戴和别的宫女一样,都是粉白两色的裙子,而且她也像别的宫女一样微微低着头,可终究气质容貌出众,还是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连玉贵妃也跟着众人的眼神注意到了江庭雪,遂笑着对太后说:

        “母后,你看姐姐身边那个小宫女,长的可真好。”

        太后看了一眼江庭雪,也是楞了一下,随即温和地笑着说:

        “是个相貌出众的孩子,以前倒是没见过她。”

        “皇姐向来眼光高,能被皇姐看中的人,定不只是容貌美丽而已。”

        玉贵妃有意恭维长公主,长公主却并不接她的话,只讥诮地笑了一下,眼神在黎夫人母女身上一扫而过。

        众目睽睽之下,黎夫人已经无法再给予女儿任何形式的安慰,只好强笑着坐了回去。

        她心里是有侥幸存在的,黎家派去的那些死士无论生死,别人都不可能查到他们的幕后主子,长公主再厉害,也不能无凭无据地给她扣个杀人的帽子。

        再说了,江庭雪又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本事,难不成还要靠着这张脸来讨好太后不成?

        这宫里,最不缺的就是美貌的女人了。

        只要自己的女儿今天拔了头筹为江家争了脸面,再大的事情到了江启年面前也有的通融。

        然而,琴声响起的那一刻,黎夫人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殿里陷入了尴尬的宁静之中,间或还有少数几个贵女强忍不住的嗤笑声。

        原来江家二姑娘准备了两年多的曲子就是这样的。

        连太后和皇后也微微皱起了眉头,杨姑姑弯腰在太后身边说了几句什么,太后便摇着头叹了口气。

        仙云县主只是低眉浅笑,并不再像原来那样对江幼薇步步紧逼。

        江庭雪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一切都在长公主的算计之中,也在她的希冀之内。

        只是她的希冀不包括要江幼薇如何出丑,这于她的计划来说并不重要。

        她要的是一步步接近那两个人。

        仙云县主依然美得如同盛放的牡丹,俊朗的秦蘅还是芝兰玉树般的引人注目。

        真好,大家都还在最好的年纪里聚到了一起,如此,来日方才可期。

        江幼薇终是忍不下去了,曲子只弹到一半就捂住脸哭了起来。

        黎夫人忙起身走到女儿身边跪了下来,玉贵人强笑着对太后说:

        “母后,薇儿的二弟病了,她又是个孝顺体贴的,总是日夜守在幼弟床边亲自照料,许是因此才没有休息好。”

        太后并没说什么,但明显被败了兴致,疲惫地摆了摆手吩咐江幼薇停下来休息即可。

        杨姑姑走过去准备搬走太后的那架琴,长公主含笑制止了她说:

        “姑姑,我给母后准备了一份好礼,暂且借母后的琴用一用。”

        杨姑姑自然称“是”应了下来。

        江幼薇依在黎夫人身边垂着头,纵使心中如何怨恨委屈,她也并不敢在宣和太后的寿宴上再过分做作。

        长公主吩咐江庭雪去弹琴,又对太后说:

        “母后,女儿深知你思念故土,却又不愿因为回乡探亲而劳民伤财,所以女儿带了这个孩子进宫,只希望她的琴声能稍解母后的思乡之情。”

        众人的目光全都被长公主的话引到了江庭雪的身上,黎夫人如坐针毡,几次想起身说话却都得不到合适的机会。

        江庭雪本就肌肤胜雪,如今又穿了红白两色的浅粉宫装,整个人就如同三月里的桃花般粉嫩娇艳。

        修长的一双纤手覆上琴弦,没有丝毫的凝滞徘徊,情韵悠长的琴声便缓缓地流泻开来。

        像是蝴蝶在指尖上煽动翅膀,将人心抓得紧张不已。

        又像是山间的泉水在自在地说着悄悄话,闲适而又悠长。

        大殿里彻底陷入了宁静之中,连江幼薇也含着泪抬起了头。

        杨姑姑几年前弹这首《楚夜》时她是听过的,虽然那时候她还年幼,可记忆中的惊艳感觉却在这时又重回心头了。

        甚至比那时候更加让她震撼。

        大殿里的众人,除了秦蘅等几个近年才崛起的年轻才俊,其他人都曾在太后的寿宴上听过杨姑姑弹这首《楚夜》,可在这一刻,这些人的脸上依然露出了惊异之色。

        是那首《楚夜》,可明显又是不同的,多了流年似水的惆怅,又多了思乡盼归的悲伤。

        玉手轻挑的瞬间,所有的感伤却又忽然间云消雾散,琴声欢快如烈马在草原上奔驰,又如鸟儿出笼时的悦耳鸣叫。

        王皇后怔怔地看着江庭雪,许久都没有缓过神来。宣和太后已经更咽,她抬手指向江庭雪想说什么,可嘴唇颤抖得说不出话来。

        一个小小的宫女,怎可能把《楚夜》弹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

        玉贵妃这才注意到黎夫人母女的异常,她的眼神在江庭雪和黎夫人母女之间徘徊了几趟,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江庭雪的琴声吸引了,连仙云县主也没注意到角落里的秦蘅已经面色苍白、大汗淋漓,若不是他在桌下用一只手死死抓住桌腿,怕是早就晕倒在地了。

        林洛桐曾无数次为他单独抚琴,所以他熟悉她弹琴时的每一个细节,一样的手法,一样的坐姿…..没有一个细节是不同的。

        可是林洛桐早就已经死了,眼前的女子,长公主特意带过来的女人,她是谁?她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琴声终止,余音绕梁。

        江庭雪起身走到太后和王皇后的案前跪了下来行大礼,声音更咽地说:

        “请太后娘娘、皇后娘娘赎臣女欺瞒之罪。”

  https://www.piaotian5.net/book/61692/280638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net。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