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我靠吟诗成儒圣 > 第二百三十四章 五虎寨

第二百三十四章 五虎寨

        这些难民见陆宴清走下马车,以为是陆宴清怕了他们,于是便纷纷朝着马车一拥而上,想要抢夺马车里的粮食。

        可就在这时,陆宴清直接向前一踹,一个难民被陆宴清直接踹倒,连同其身后的几个难民一起摔倒在地。

        见陆宴清竟敢对他们动手,那个领头的大手一挥,随即下令道:“给我打他!”

        在那领头之人的指挥下,众人朝着陆宴清袭来,陆宴清临危不惧,一个横扫便化解了众人第一波的攻势。

        被陆宴清扫倒在地的几人抱腿哀嚎的十分凄惨,这让身后的众人望而生畏。

        “这……这人是个练家子啊。”

        他们不再敢继续上前,朝着领头那人请示道。

        可领头那人却冷哼一声,极为不屑道:“怕什么,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斗不过一个练家子?累都能把他累死,给我继续上!”

        众人的眼中满是忌惮之色,并没有人主动上前触这个霉头。

        见此情形,领头之人顿时眉头一皱,语气阴冷的朝着众人威胁道:“都给我上啊!愣什么愣!谁要是不上后果自负!”

        听到这话,众人顿时鼓足了勇气,再次朝着陆宴清围了上来。

        陆宴清看着那领头之人,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随即从人群中一跃而出,朝着那领头之人飞踹而去。

        那领头之人来不及躲闪,被陆宴清当场踢晕。

        众人见领头之人被踢昏了过去,顿时像无头苍蝇一样乱作一团。

        可就在这时,只见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子突然朝着陆宴清跪下,出声恳求道:“这位大侠放过我们吧,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啊!”

        其余几人纷纷效仿,都说是被逼无奈才做了这种行当。

        “哦?怎么就被逼无奈了?”陆宴清沉声询问道。

        从那领头之人出声威胁,陆宴清便察觉到了其中的端倪,所以陆宴清才选择直接将这领头之人制服。

        其中一人哭诉道:“五虎山的山匪绑架了我们的妻儿老小作为要挟,让我们落草为寇帮他们抢夺钱财粮食,倘若不然他们就杀了我们的妻儿老小啊。”

        “竟还有这种事?”陆宴清眉头紧皱,这山匪的行径着实令人愤怒。

        “宴清,去五虎山一趟吧。”

        就在这时,晋侯成从马车里探出头来,出声建议道。

        “好!”

        陆宴清毫不迟疑的答应下来,既然遇到了岂有放任不管的道理,否则经过此处的北疆难民还会因此遭殃。

        “大侠,你这是要去五虎山为我们讨回公道?”其中一难民略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陆宴清微微颔首:“没错,在前面带路吧。”

        “可那五虎寨中有武修坐镇,恐怕……”

        那难民面露顾虑之色,若是陆宴清未能将五虎寨摆平,那定会惹恼五虎寨的山匪,到时他们的妻儿老小可就危险了。

        “放心吧,我乃不良人,寻常武修还奈何不了我,你们尽管带路便是。”

        陆宴清直接表明身份,打消众人的顾虑。

        这些人显然也听说过不良人的名号,纷纷露出了一脸诧异之色。

        “这位公子,您当真是不良人?”其中一人有些不信,再次出言确认道。

        陆宴清掏出不良人腰牌:“这还能有假?”

        当看到不良人腰牌后,众人瞬间便信了陆宴清的身份。

        “不良人大人,还请您随我们前去,我们给您带路。”

        “好。”

        没再多愣,陆宴清架上马车跟随在众难民身后,朝着五虎寨走去。

        五虎寨隐藏在山林谷地,位置较为隐蔽,确实是这些山匪安营扎寨的绝佳之所。

        翻过一座小山坡,只见那五虎寨便在山坡之下。

        五虎寨被高高的木墙所围,墙边设立了多座哨塔,防卫倒是不错。

        虽然陆宴清有着绝对的实力能干翻他们,但为了保护人质的安全,陆宴清还是决定先设法进入其中,直接向他们在这的寨主发难。

        思索了片刻后,陆宴清敲定了主意。

        与众人商议了一番后,便驾车随着众人朝五虎寨径直走去。

        “五爷,横彪带人回来了,还截了一辆马车呢!”

        哨塔上的山匪很是兴奋的朝着哨塔下正在喝茶的五爷招呼道。

        闻言,五爷放下茶盏,嘴角扯出了一抹喜色,随即起身朝着寨门口而去。

        打开寨门,只见被他们所胁迫的难民已经在门前候着了。

        可五爷却并未发现横彪的身影,这让五爷不禁眉头一皱,随即发问道:“横彪呢?”

        其中一个胆大的难民应道:“彪爷他吃坏肚子了,正在山坡那拉着呢,所以便让我们先回来了。”

        闻言,五爷微微颔首,随即看向了陆宴清继续问道:“这些人是什么来历?”

        “害,不过是个想发国难财的商贾罢了,车上的粮食可不少。”

        “嗯,进去吧。”

        五爷对此很是满意,让开了路示意众人押着陆宴清进入寨中。

        可就在这时,其中一个难民突然战战兢兢的朝着五爷发问道:“五爷,您不是说我们在干完这一票就放我们离开嘛,不知您打算什么时候放我们走啊?”

        五爷闻言,面色顿时一僵,但随即笑着来到那人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诶,南下有什么好的?我管你们吃管你们住,还帮你们照顾老小,你们难道不应该报答报答我吗?再干几票吧,等来了新人我就放你们走。”

        那人没敢继续说话去,只得连连点头;倘若再说下去,恐会惹上杀身之祸。

        陆宴清架着马车进入寨中后,顿时引起了一众山匪的围观。

        四下看去,只见这五虎寨的山匪倒还不少,足有上百人之多。

        不多时,陆宴清被带到了一片空地之上,而面前则是这寨子中唯一一座瓦房,这瓦房显然是五虎寨寨主的居所。

        “下车!”

        山匪对陆宴清驱逐到,陆宴清老老实实的下了车,晋侯成也从马车里钻了出来。

        虽然不知那寨主所在何处,但不能任由他们搜查马车,毕竟苏烟柔还在其中。

        陆宴清与晋侯成对视了一眼,微微颔首,随即只见晋侯成突然发难,将靠上前来的土匪全部打倒在地……

  https://www.piaotian5.net/book/62629/280637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net。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