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一钱难求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就在顾洛织还在那里兀自纠结的时候,身后的树丛突然晃了晃,一个小厮打扮的男孩子跑了出来,脸蛋圆圆的红红的,长得还不如边上的小树墩子高,眼下却是一脸老成的模样,对着二人行礼,“见过三公子,四小姐。”

        行完礼后立马转过身对赵俏儿说,“俏儿姑娘,公子还在找您呢,回了院子这才发现您跟丢了,快随小奴回去吧。”

        赵俏儿刚刚站在一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如今正好这小童来了,正好能跟着小童离开,虽然感受的到顾三公子和顾四小姐身上的善意,不过现在她还是奴婢的身份,既然被顾夫人给了顾二公子,还是跟着顾二公子比较好些。

        赵俏儿趁顾默谦还没反应过来,立马向二人行了礼,“三公子,四小姐,公子在找,俏儿先告退了。”小童瞧见她机灵的告退了,立马也是向二人行了礼,转身就领路,打算将赵俏儿领走了。

        顾洛织看了一眼她三哥不是很好看的脸色,面上绽开了笑容,顾府就属二哥和三哥不对付,两人一旦对上,三哥老是输,偏偏还乐此不疲。“木良,等等我,我有事去找哥哥。”就跟在二人身后,同他们两人一同去了。

        只留下顾默谦一人在原地急得跳脚。想要咒骂自己那墙头草的妹妹,又舍不得骂,想质问那没良心的小奴婢,却又不值得他问,真是气煞了。

        话说那赵俏儿和木良三人走回院子以后,却见顾默谨一人,对着院子里的那颗老榕树,风卷起老榕树的叶子,将那嫩绿抛得高高的,再扔到顾默谦墨蓝色的衣角上,滚落在泥土里,那绿色偶然掠过他的侧脸,映出如同冠玉一般的容颜。榕树数不尽的根,编织在一起,龙蟠虬结而上,隐隐有腾飞之势,与男子身上世所罕见的王侯将相之风交融糅杂,无端让人心中起了几分的凛然。

        三人具是被面前景象震慑住了,木良当先反应过来,对着男子行礼,道了声,“公子。”这一声公子也将两个姑娘从各自心思中唤了回来,赵俏儿如木良一般行了礼,道了公子。

        顾洛织却是有些回不过神来,嘴中喃喃道“怕是那人人口中谈笑皆鸿儒,往来无白丁的繁华京城,也少有如同二哥这般的公子佳人了吧。”

        只见那男子缓缓转过身来,轻轻点了点头,便转身看向顾洛织,“四妹妹,找我何事?”

        顾洛织似乎还是有些迷糊,可是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一分一毫都不含糊,“前些日子,我不是带人去季城玩嘛,偶然看见城东头的枸家巷子里新开了一家绸缎庄,打的是我们顾氏的名头,我还道是哥哥你新开了一家,写信问了家中管事才知道根本没有这家店,我就命我身边的络橘去买布。

        “没想到刚刚表明顾家的身份,络橘便被轰了出来,后来好不容易络橘才拿到了半匹布,我拿到手上却发现,不管是样式还是做工,都与我们顾家所作大相径庭。昨日刚刚回府,今日便来找哥哥,禀报这件事情。”顾洛织从袖子里摸出半块如同帕子大小的布绢来,递给顾默谨。

        顾默谨面上稍稍有些变化,“你的意思是有人冒名败坏顾府声誉。”顾洛织带来的布此时就在他手中,他捻着那块布,看着倒是心中自有思量的样子。

        顾洛织却是袖手不想管了,“我只不过偶然撞见,我一个姑娘家,维护声誉的辛苦事大抵也不需要我负责了,就辛苦二哥哥了,我昨日也将这事给母亲说了,母亲觉得这事你去做甚好,那就麻烦二哥哥了。”

        顾默谨微微含颌,将手中的布帛递给了一边站着的木良,回答道,“我会尽快去查的,木良,将前些日子从京城带回来的那把玉骨扇给四妹妹拿去玩吧,叫木瞿去查查季城的事情。”

        木良接过,简单告退之后,却是脚步轻快,转身走了,没想到他看着不过一个不到十岁龄的稚童,一路跑起来的速度,不输于一个专业的侍卫。

        顾洛织看着木良慢慢跑远的背影,嘴角带上一丝丝笑意,待木良小小的身影跑的看不到了,这才转身对顾默谨说“想不到木良这些日子不见也是长大了不少啊,看来哥哥也没少费心思在他身上。”

        顾默谨的脸上也带了几分笑意,“他自有凌云之志,帮他几分也不是不可以,更何况,他的父亲与我有恩,如今我自当尽我之力帮他一把。”

        顾洛织看着顾默谨脸上那分微薄的笑意,眉目间倒是染上了几分认真,“他虽不幸,有哥哥帮他总归算是有福之人。我看木良啊,在哥哥身边,被哥哥带的十足十像哥哥小时候,少年老成,稳重的不行。”

        顾默谨面上的笑意稍稍减了几分,“若是像三弟那样,其实也挺好的,倒不必如我一般,总归缺失了几分少年人的心气。”

        “哥哥,你难道不知道木良那孩子心里,你就是榜样一般的人物,他想像你还来不及呢,你却先为他叹惋上了。”顾洛织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说起来刚刚路上偶遇了三哥,他看上去对你抢走他婢女的事情含恨在心呢。”

        顾默谦这才有了几分少年的样子,冷冷赌气般的哼了一声,“随他。”

        赵俏儿站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听着她们的对话,不过他们讲的话大多含含糊糊,她也听不懂到底是在讲些什么意思,听着听着,脑子里便只剩下了刚刚飞过去的那只金星刺蛾。

        此时听见了抢婢女的事情这才回过神来,没想到却见到了自己这位一向看着老成的主子这般少年气的一面。

        顾洛织朝他笑了笑,甩了甩手,边说边走远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等下约了江宁织造的齐小姐去哥哥的点簪行玩玩,哥哥记得找人给我们打个对折。”

        顾默谨点点头,道了一句,“好说。”这时顾默谨方才看了赵俏儿,“随我进去吧。”说完就转身回了屋子里,赵俏儿赶忙跟上,以免和刚刚一样走着走着就找不到自己的主子走到哪里了。

        赵俏儿一边跟在身后,一边暗暗记着往来的道路,毕竟自己短时间内大概是不得离开这顾府了。

        却没想到顾默谨一直走到了院落最里头那进,进了书房,却没想到外头看着不大的书房,进了里头才知道别有洞天都是些落地书架,一眼望去看不到别的东西,只有一本又一本累起来的书册,和萦绕在鼻尖的书墨香气。

        大概是防止书册被虫蛀了或者是天潮书册霉了,四面墙上三面开了窗户,整个书房的采光也是不错极了。顾默谨走到最后一排的书架后头,不知在哪里点了几下,一个暗门出现在两人面前。

  https://www.piaotian5.net/book/63149/280638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net。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