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 > 第四百零八章 老人(二合一,求订阅!!!)

第四百零八章 老人(二合一,求订阅!!!)

        一场关乎于蛇歧八家未来命运的会议结束了。

        与其说这次的会议是家族最高层的一场议会,倒不如说更像是一场变革,因为通过这次短短一小时的会议,家族接连做下了数个巨大的决议。

        首先是与勐鬼众之间的战争被叫停了,短时间内,家族的重心会全部放在搜寻并杀死「神」这个目标上,其次是昨夜造成了惨烈损失的「死侍突袭源氏重工大厦」恶**件,一切的罪责源头居然是蛇歧八家公认的功臣政宗先生,而政宗也因此暂时被革除了在家族内的所有职务与权力,甚至被现任大家长源稚生勒令禁足一月,最后便是大家长源稚生宣布家族不再视秘党为敌人,等待「神」的问题解决后,源稚生本人会亲自找到昂热校长,以求双方达成和解。

        会议刚刚落下帷幕,家主们就马不停蹄的奔赴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经过一场浩劫后,如今的蛇歧八家百废待兴,新的危机又迫在眉睫,家族还需要在这些德高望重的家主们的带领下才能在这场即将席卷生个日本的巨型风暴中安然屹立。

        源稚生和橘政宗一起去了大厦的二十二层,他们要即刻在那里进行辉夜姬最高权限的转移,宫本家主心急如焚地赶回岩流研究所的地下船坞,他忙着龙形死侍的骸骨还收置在研究所的实验台上,等待他的研究,樱井七海和龙马弦一郎则是赶去统筹联络部和影壁层的重建,这两个被死侍破坏得最严重的地方需要家主级别的人物坐镇,工作才能稳妥的进行下去。

        最后留在醒神寺露台的,只有蛇歧八家两位资历最深、须发皆白的老家主……风魔家家主风魔小太郎和犬山家家主犬山贺。

        风魔小太郎和犬山贺正好坐在长圆桌的横向对立面,蛇歧八家的「忍者之王」和「最强剑圣」隔着一张桌子的宽度。

        两位老人只是静静坐着,没有人率先动作,但空气都仿佛无端的凝固了几分,携带着一股山雨欲来的气势,仿佛一阵强风拂过,下一刻就会是刀光剑影、血色飞溅的场面。

        但这种只会出现在武士浪客电影中的画面此刻却并没有上演,随着风魔小太郎一声重重的叹息,沉默已久的死寂被兀然打破。

        「我老了,看来我真的是太老了,曾经那个在战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风魔家的‘忍者之王,已经变成了一个固步自封、不愿变通的老头。」风魔小太郎沉沉的叹气。

        这位老人的声音里夹杂着太多的无奈,岁月在他的脸上蚀出了沟壑般的沧桑,风魔小太郎这番话说出口时,他的身上那股和犬山贺分庭抗礼对峙的气场忽然堕了下来,此刻的「忍者之王」身上哪还有半点开刃见血、杀人千里的气势,如果在街上有不认识的人见到现在的风魔小太郎,最多会觉得这是个严肃、刻板甚至还有点食古不化的可怕老头。….

        「心不减当年勇,岁月却忽然已晚。」犬山贺缓缓摇头。

        「不是你,是我们,我们都老了,像我们这样的老人已经很难给家族留下什么了。」犬山贺看着风魔小太郎的眼睛,「所以我不喜欢你,风魔君,我一直都不喜欢你,不仅是因为上一辈遗留下来的恩怨,而是因为你太激进了。」

        「你总想为家族留下点什么,我知道你对家族是一片赤诚,可你不知你的思想已经腐化,能给家族带来新生的只能宫本家主和大家长那样年轻的血液。」犬山贺无比认真地说,「我们守旧的思想已经不适合这个崭新的时代,甚至对现在的家族来说是一种荼毒,我们这些老家伙留下来的唯一用处就是为那些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们尽可能扫除前方的障碍,我们死后的骸骨只能化作家族的地基,年轻人的嵴柱和臂膀才能成为家族的栋梁。」

        「到底是昂热校长引以为傲的学生,犬山君你的确活得很纯粹也很透彻,我自愧不如。」风魔小太郎缓缓摇头

        。

        「引以为傲么?老师的学生实在太多了,我还远远算不上让老师引以为傲的那一个。」犬山贺忽然想到了路明非,透过那个年轻人,他又想起来六十多年前的自己,「说来真是惭愧啊,我其实早该懂的,老师六十二年前就想教诲我的道理,可我实在太愚笨,花了整整六十二年才明白老师的心思,差点就要带着这份遗憾进坟墓了……没想到我的长大,需要花六十二年这么久。」

        犬山贺的嘴角泛起一抹自嘲的苦笑,这是他藏在心里真情实感的话,但他没有对昂热、手下甚至没有对身边的任何人说,而此刻面对和他从不对头的风魔小太郎,犬山贺竟是把这番话坦诚的讲了出来,非但没有半分别扭,反而有种卸下了某种枷锁的如释重负感。

        「我依旧很羡慕你,犬山君。」风魔小太郎语气诚恳地说,「至少你现在已经懂了,你不必遗憾。」

        「有人说,人的成长其实就在几个瞬间,也许是得到某些东西时,也许是失去某些东西时,有些人生命中这些瞬间或许来的特别快,一夜之间就长大,而有些人有可能一辈子也长不大。」风魔小太郎忽然扭头,老人眯着眼眺望远处的东京湾,「这么说来,活得久也许并不全然是一件坏事,至少我已经这么老了,还能看到这么鲜活的画面,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那时候有意思啊。」

        风魔小太郎的目光凝视着远处东京湾海滩上穿着泳装踩着浪花嬉戏追逐的年轻男女,谁也不知道这位老家主口中的「鲜活的画面」指的是什么……也许是风魔小太郎视线中遥远奔跑的者,也许是刚才会议的最后,康慨激昂,将一众家主说到哑口无言的源稚生。

        「是啊,活着真好……活着就是一件好事啊。」犬山贺也顺着风魔小太郎的目光望去,喃喃道。….

        不知道两个老人的童孔里是否映照着同一幅画面。

        「你认为现在的大家长和政宗先生比起来,谁更能带领家族走向强盛?」风魔小太郎忽然朝犬山贺问道。

        「大家长刚继承位置,以后发生的事谁能预料呢?」犬山贺顿了顿,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缓缓地说,「但恕我直言,政宗先生也是老人,和我们一样的老人……不可否认政宗先生的思想确实有激进的部分,但政宗先生的激进是一种‘陈旧的激进,。」

        「‘陈旧的激进,?」风魔小太郎微微皱眉,似乎对这个词不解。

        「是啊,‘陈旧的激进,。」犬山贺深深感慨,「这是一种武士般的激进,该刚直的时候刚直,该决然的时候决然,需要行动的时候绝不拖泥带水,就像幕府时代的武士……但武士是早就该被淘汰的东西,家族衰颓的时候固然需要那种武士般‘陈旧的激进,,来引导家族的崛起,但这种激进的做派却无法保证家族长盛不衰。」

        「是么?」风魔小太郎不置可否,「你对政宗先生的评价比我想象的要更高,我以为你会对政宗先生成见很大。」

        「为什么?」犬山贺雪白的眉峰挑了挑。

        「不知道,只是一种直觉,我的直觉很少出错。」风魔小太郎摇摇头,「犬山君你知道么,我是外五家的领袖,在所有的外五家家主中,我是和政宗先生走得最近的人,甚至政宗先生有一些不方便和源家家主透露的话都会找我来畅谈,我们都是同一个时代的老人,本该成为能够交心的挚友,结果却没有,犬山家主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身份的原因?」

        按照家族的传统,外五家的领袖和蛇歧八家的大家长碍于身份问题,确实不应该走的太近。

        「不,和身份没有关系。」风魔小太郎缓缓摇头,「我总有一种感觉,比起武士,或许政宗先生更像是一位……权谋家。」

        犬山贺愣了愣,他深深的看了眼风魔小

        太郎,不动声色地重复了一遍:「权谋家?」

        「是啊,权谋家。」风魔小太郎轻声说,「每当与政宗先生独处,透过这个男人的字里行间,我都能深深的体会到,这是一个拥有着滔天野心的男人,这样的男人作为蛇歧八家的领袖,对家族而言自然是一件好事,因为只有他那种激进的做派能将及及可危的家族引领向强盛的地位。」

        「政宗先生继任蛇歧八家大家长之前,在执行局的阶段我就认识他了,那时的政宗先生就极负野心,仿佛大家长的位置就是他的囊中之物,那时我很欣赏这个男人,他一定能成为大家长,家族在他的带领下会一天比一天强盛……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风魔小太郎说,「之后那个男人真的成为了蛇歧八家的大家长,我的眼光没有出错,家族也的确在那个男人的手中迅速崛起,但我却越来越看不透他了。」….

        「怎么说?」犬山贺问。

        「成为了大家长的政宗先生更内敛了,但毕竟我和那个男人相识已久,所以我能感受到,他只是把他那巨大的野心藏在了稳重的外表下,甚至他藏起来的的野心比以往他在执行局的时候……更膨胀了。」风魔小太郎说,「可那时的政宗先生已经是黑道的至尊领袖,是整个日本黑道中权势最高的男人了,他日益膨胀的野心源自何处?是想把家族带领到更高的巅峰么?一定不是,因为如果政宗先生的野心是为了家族,他不会变得内敛,反而会锋芒毕露。」

        「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很久,我苦思冥想却始终不得其解,当然我也没有在政宗先生面前表露,也从没有把这些话说给其他人听过,犬山君你是第一个。」风魔小太郎看着犬山贺,「并不是我不想和政宗先生交心,而是我无法与这样的男人交心,因为我根本就看不透这个男人的内心深处到底藏着什么。」

        「风魔君藏在心里这么多年的秘密居然会第一个说给我听,真让人意外。」犬山贺笑了笑,但他的内心绝不平静。

        哪怕犬山家和风魔家世代都有化解不开的仇怨,犬山贺本人也一直和风魔小太郎不对付,此刻他也不得不发自内心的佩服这个男人。

        犬山贺一直认为风魔小太郎和橘政宗走的近是为了趋炎附势,但如今看来这位外五家的领袖其实早在心里就隐隐感觉到橘政宗的不对劲了么,虽然还没到有所怀疑的程度,但这份仅靠直觉就渐生的警惕之心已经无愧他「忍者之王」的盛名。

        「犬山君,今日的会议中,大家长和你看似一个在针对政宗先生,一个在针对我,但我隐约能察觉到,你们表现得很隐晦,却配合得很默契。」风魔小太郎看着犬山贺的眼睛,「你和大家长,我想你们两个或许是知道某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犬山贺忍不住深吸一口气,他看着风魔小太郎的眼神中满是惊诧,他也终于反应过来了:「所以今天的会议上你才一直和大家长唱反调,装作要维护政宗先生的模样?」

        风魔小太郎并没有回答犬山贺的问题,他只是死死地盯着犬山贺的眼睛,继续自己的问题:「我不会冒昧的问犬山君你和大家长到底知道些什么,我只想知道的是……政宗先生的野心,是为了家族,还是为了自己?」

        犬山贺张了张嘴,竟是一时间有些语塞。

        「那我换种问法。」风魔小太郎顿了顿,「政宗先生,是否会为了达成某种目的……背叛家族。」

        犬山贺看着对面老人那如钢刀般笔直的眼神,他沉默了很久后,缓缓点头。

        风魔小太郎缓缓起身,忽然面朝犬山贺深深鞠躬,然后朝着醒神寺露台的门口方向走去,一言不发。

        刺骨的海风从远处的东京湾吹来,风中老人的背影像是一柄沉寂多年后再度出鞘的名刀。

        ……

        黑色的丰田计程车停在千代田区的街道上。

        男孩从后座的一侧走下,小跑到另一侧,缓缓拉开车门。.

        诡船

  https://www.piaotian5.net/book/93084/308092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net。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