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幕后是谁

第二百四十二章 幕后是谁

        宋朝民间远没有唐朝民间的勇烈好武,受到朝廷重文抑武的影响,民风也偏向于柔弱,连最流行的兵器也由刀剑变成了哨棒。

        在大宋市井街头,很少看见恶性事件发生,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情况很少发生,那种强抢民女,欺男霸女的情况也不多。

        但并不是说大宋就是没有欺压良善,没有仗势欺人,只是宋朝的这方面的事情会以另一种方式表现出来,想对付一个人,请得往往不是杀手,而是泼皮无赖。

        京城街头的泼皮无赖尤其多,给了他们钱,他们就会用各种无赖手段来对付目标。

        范宁看到的,就是一个前来寻衅滋事的泼皮,只见一个头戴短幞头,身穿灰色短衣的无赖泼皮坐在石破天奇石馆大门前,他抱来大大小小二十几块大石,正好挡住店铺门口,双臂交叉抱着胸前,扬着头,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模样,掌柜范铁戈在一旁苦口婆心劝他离去,他却置若罔闻。

        在一块石头立着一块牌子,上写‘上等田白石出售!’

        范宁顿时明白了,这显然是针对田黄石而来。

        有人高声问道:“你这汉子,堵住人家店铺做什么?当心别人告官把你抓了去!”

        泼皮眉头一扬,哼了一声道:“我一不偷,二不抢,在大街上卖石头,有什么不可以?”

        周围人哄笑道:“你这石头能值多少钱?”

        “我这石头叫田白石,是罕见的奇石,一斤一两银子,一律不还价。”

        范宁大怒,正要上前呵斥,却感觉有人拍自己肩膀,他一头,只见是徐庆站在自己身后,范宁见他给自己使个眼色,便从人群中走出,来到大相国寺的侧门前,朱佩已经等在这里了。

        “这个泼皮是什么人?”范宁问道。

        “这人叫杨棍儿,是大相国寺一带有名的泼皮,收拾他很容易,但我想查到他背后的人是谁,究竟是谁让他来这里闹事?”

        朱佩眼中闪过一丝怒色,问道:”查到什么线索没有?”

        徐庆目光向左上角一瞥,“小主人看见那个穿浅紫色锦袍的中年男子吗?”

        范宁和朱佩的目光同时望去,只见一个体型微胖的中年男子,小鼻子小眼,穿着一件浅紫色锦袍,头戴纱帽,正站着木柱后面向泼皮张望,神情十分专注。

        朱佩眉头一皱,“他是什么人?”

        “他是前面明珠奇石馆的杨大掌柜,他从早上就站在那里,一直没有去过,似乎看热闹比做生意重要。”

        范宁沉吟一下问道:“就凭这一点,你就能确定是他在幕后捣鬼?”

        “不能,但我今晚上会找这个杨棍儿问清楚,到底是谁让他来奇石馆捣乱!”

        朱佩却不能容忍这个泼皮在这里闹事,她头对剑梅子道:“剑姐,去把他赶走。”

        剑梅子点点头,走上前分开众人,抽出了身后的长剑,范宁还是第一次见到剑梅子的长剑出鞘,竟然是黑漆漆的纯铁,钝圆无锋,居然没有开刃。

        泼皮杨棍儿见一个长得奇高的女人执剑走上前,他顿时吓了一跳,跳起身大喊道:“朗朗乾坤,你想杀人吗?”

        剑梅子一言不发,挥剑向地上的石头劈去,只听‘砰!’一声巨响,一块四五十斤的石头竟被她一剑劈为齑粉,周围人一阵惊呼,纷纷后退,众人纷纷咋舌,这是多大的力气。

        杨棍儿惊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只见剑梅子一剑一个,只片刻,便将二十几块石头悉数击得粉碎。

        范宁的目光却盯着明珠奇石馆的杨大掌柜,只见他脸色大变,转身便匆匆向自己的店铺走去,范宁轻轻哼了一声,幕后者十有八九就是此人了。

        这时,周围响起一阵热烈的鼓掌声和喝彩声,杨棍儿吓得浑身发抖,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忽然转身连滚带爬地向南面逃去,不用朱佩吩咐,徐庆已经迅速跟了上去。

        剑梅子已经收剑鞘,她不想被人瞩目,快步进店里去了,周围人小声议论着各自散去,范宁和朱佩也走进了店铺。

        “剑姑娘,今天多亏你了!”

        范铁戈正在给剑梅子道谢,他认识剑梅子,知道是朱佩来了,他一头看见范宁,顿时惊喜道:“阿宁,你什么时候来的?”

        “二叔,我昨天上午刚到,今天特地来店里看看。”

        范铁戈叹了口气,“我知道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他们来得这么快?竞争不过我,就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对付我们。”

        “二叔知道是谁干的吗?”

        “我们去二楼说话。”

        范宁走上二楼,却发现二楼的摆设都完全变了,靠墙的格子架都没有了,只有一座造型高古的古玩架,摆放几块普通田黄石,范宁有点惊讶,这是怎么事?

        朱佩倒是了解情况,对范宁解释道:“现在田黄石的价格已经上来了,就这种普通田黄石,价格就要百贯,冻石田黄石更是珍贵,范二叔决定先卖普通田黄石,冻石田黄石留到以后再高价出售。”

        范宁当然知道田黄石的珍贵,但那是要到明清以后,但现在还是宋朝,只是因为天子喜欢,所以才一时洛阳纸贵,要形成全民认可它珍贵的意识,还需要时间沉淀,不可能这么快。

        这种兴趣来得快,去得也快,只能说有声誉而没有美誉,定价这么高是否合适?

        范铁戈安排好伙计去清扫街头,他也走上二楼,他见范宁望着古玩架发怔,便解释道:“现在生意还可以,差不多每天都能卖出两块田黄石,今天被人捣乱,属于例外情况。”

        “没人买冻石田黄吗?”

        “当然有,每个客人都喜欢冻石田黄,但价格昂贵,每块价格基本上在三百贯到五百贯,比普通田黄贵多了。”

        范宁沉思片刻又问道:“别的店也有田黄石出售吗?”

        “都有,不过都是从我们这里买过去的,第一天他们买走了近五百块,就变成了他们的货物,我们低价卖出,亏大了。”范铁戈想到这件事,心中就是一阵恨意。

        “那他们卖得如何?”

        范宁现在并不关心谁占便宜,他只关心整个田黄石的销量。

        范铁戈摇摇头,“他们买走的都是普通田黄石,据我所知,基本都没有人买,田黄石都是我们店卖给客人。”

        范宁低低叹口气,“这么大的京城,两百余万人口,富豪成千上万,居然每天才卖出两块田黄石,说明大家都还不认可这种奇石,还需要时间沉淀。”

        范铁戈愕然,半晌问道:“那阿宁觉得怎么做比较好?”

        范宁沉思良久对他道:“以后田黄石论两来卖,普通田黄石十贯钱一两,冻石田黄则卖五十贯一两,而且不卖原石,都卖雕刻品,朱哲的雕像在五十贯一两的基础上再加五百贯钱。”

        停一下范宁又道:“田黄石主要用来做印,所以制钮很重要,要多摆一些空白印章,放在精美的盒子让客人选。”

        范铁戈默默点头,“我明白了!”

        朱佩在一旁笑道:“田黄石的事情以后有的时间谈,咱们先说说今天泼皮的事情,范二叔了解多少?”

        范铁戈请二人坐下,他轻轻叹口气道:“事情不是今天才发生,实际上在我的意料之中,还是和田黄石有关!”

        “是明珠奇石馆吗?”范宁冷冷道。

        范铁戈有点惊讶,他没想到范宁这么快就发现端倪了。

        范铁戈点点头,“明珠奇石馆是领头者,但其他几家奇石馆也有份。”

        “二叔最好从头说起!”

        “事情还得从刚开业那天,那时我们不懂行情,以十贯钱一块的价格卖田黄石,结果一个上午就卖了近五百块,刚才我已经说了,都是被各家店铺买走。

        不过明仁很精明,他在前一天晚上,把冻石田黄全部撤下来,换上普通田黄石,所以各家奇石馆买走的都是普通田黄,润泽程度远远不如冻石田黄。”

        范宁忽然发现不见明仁,连忙道:“二叔,容我插一句话,明仁呢?”

        “他去福州了,前天一早出发,我们要开发其他高品寿山石,他们去着手实施了。”

        “二叔请继续说!”

        范铁戈又继续道:“后来他们也得知还有品质更好的冻石田黄,前天下午,五家奇石馆的掌柜一起来找到我,为首之人就是明珠奇石馆的杨掌柜,他们提出分享货源,或者我以低价大量卖冻石田黄给他们。

        这种无理要求我当然一口绝,杨掌柜就威胁我,这种赚钱的事情不能一家独享,否则我们店铺很难做下去,他丢下这句话就走了,然后就出现今天泼皮堵门的事情。”

        “这家明珠奇石馆是什么背景,二叔知道吗?”

        “我只知道他们刚刚换了东家,东家姓张,听说他兄长好像是国丈!”

        “张尧承!”朱佩和范宁异口同声道。

        两人都没想到冤家路窄,居然又遇到了张尧承。

        朱佩见范宁眼中流露出一丝狠意,便问他道:“你打算怎么做?”

        范宁冷冷道:“和其他四家的合作不是不可以,但要把今天的帐算清楚再说,至于明珠奇石馆,它不是想与我们合作,而是想独家垄断田黄石。”

  https://www.piaotian5.net/book/9446/65263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net。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