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新城唐县

第二百八十三章 新城唐县

        两天后,船队来到了最南端的海湾,这里的海水颜色很深,确实和黑潮有关系,这里也是一处大型天然良港,和鲲南湾有异曲同工之妙,岸边的水很深,礁石也没有,船队能直接靠岸停泊。

        范宁没有下船,而是站在船上打量着远处,远处是一条低缓的山脉,覆盖着茂密的针叶林,靠近岸边则是大片平坦的草地,纵深大概有二十几里,草地茂盛,土地肥沃,这里非常适合筑城。

        范宁找来一名姓张的都头,对他笑道:“这里距离鲲州不足百里,我想在这里建一处戍营,了解这里冬天的情况,你可率五十名士兵在这里戍卫大半年,明年开春后返鲲州,我赏你们每人一张熊皮和五十两银子,明年升你为指挥使,如何?这个任务可以接下来吧!”

        张都头单膝跪下行礼,“卑职遵令!”

        范宁大喜,重赏了这名都头和自愿留下的五十名士兵,拨付给他们一批帐篷以及粮食物资,又详细给他们交代了任务,一切安排妥当,船队这才离开了海外,浩浩荡荡向鲲州驶去。

        范宁在库页岛留下五十名士兵不仅仅是要了解冬天的情况,更重要是一种象征意义,在库页岛驻军,对大宋而言,就相当于宣誓了对库页岛的领土主权。

        大船上,范宁在库页岛地图上写上了一个新的名字:北鲲州。

        时间进入了八月,八月的鲲州可谓喜忧两重天,喜的一方面是各岛土人纷纷赶来鲲州,愿意成为大宋子民,迁徙到鲲南半岛生活。

        八月中旬,库页岛的土人首领乘独木舟前来鲲州,正式表态归顺大宋,成为大宋子民,库页岛也改名为北鲲州,纳入大宋版图。

        但进入八月中下旬后,一场始料不及的灾难向鲲州袭来,在鲲州放养的战马陆续出现水土不服而病倒,短短十几天便死亡战马六百余匹,给宋军上下笼罩上一层阴影。

        九月初,范宁乘坐的大船抵达了鲲南湾,一个月前,补给船队送来一份天子诏,天子召范宁国述职,赵宗实和狄青则继续留在鲲州,九月是最后一次国的机会,范宁和狄青将搭乘九月的船队返大宋。

        范宁抵达鲲南湾,正好遇到从日本采购归来的船队,这次从日本带来十万石大米,三千只羊和五百头牛,还有大量的酒以及其他生活物资。

        范宁下船时,却看见一群打扮妖艳的年轻女子正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这是新招募的五十名船妓,加上之前招募的两百五十人,岛上的日本船妓已达三百人,她们将在岛上生活三年,极大地慰藉远离家乡和亲人的宋军将士。

        鲲南湾的县城已经建成,宋军烧土为砖,筑建了一座周长达十二里的城池,在中原地区,这样规模的城池只能算最小的县城,但在鲲州却是一个壮举。

        “阿宁,我们先去看看!”

        不等范宁同意,明仁、明礼以及朱林便一溜烟地跑进县城了。

        范宁没好气瞪了他们一眼,对徐庆道:“看看这几个家伙,火烧屁股一样,一起走不行吗?”

        徐庆笑道:“这三个家伙估计跑去青楼了,怕你骂,所以先走一步。”

        范宁一怔,满脸惊讶地问道:“你说他们去青楼?”

        “很正常啊!上个月他们就去过,你不知道?”

        范宁茫然地摇摇头,这几个月他一直很忙,顾不上明仁、明礼他们了,他们也自寻乐子,没想到他们居然跑来这里逛青楼。

        徐庆笑道:“他们都快二十岁的人了,正是血气方刚之时,在京城,在福州,他们也没少去,你就别管他们了。”

        范宁悻悻地啐了一口,又斜睨徐庆道:“你想去也可以去,我也不管你。”

        徐庆哑然失笑,摇摇头道:“我练的是童子功,不能碰女人,小官人的好意我心领了。”

        范宁听说徐庆练的是童子功,便忍不住笑道:“本来我还想撮合你与剑梅子,看样子没希望了。”

        “撮合我和剑梅子?”徐庆听得瞠目结舌。

        范宁哈哈一笑,快步向城内走去。

        城门上方刻着‘唐县’两个字,这还是范宁的建议,以中原的朝代为县名,将来鲲州会修四座县城,州府称为汉县,另外两座县城将是秦县和隋县,这座刚建成的第一座县城就叫做唐县。

        走进城内,城内南部地区都空空荡荡,只修建了两条街道,南北主街叫做晋阳街,东西街道叫做广陵街。

        除了位于晋阳街北面的海外经略使官衙外,还有一座占据了县城东北角的军营,里面驻扎了三千士兵。

        同时在城池西北角还有一座占地庞大的仓库,粮食和各种战略物资都储存在这里。

        另外在两个主街交汇处修建了十几座宽大的木房子,大部分都是妓馆,还有两座酒楼和一间杂货铺,妓馆是官营,但酒楼和杂货铺却是几名长崎经商的汉人所开。

        他们商机敏锐,意识到北上有利可图,便在六月时跟随官船北上,他们同时带来十几名略懂汉语的少女做酒保,在唐县开设了两家酒楼和一家杂货铺,生意十分兴隆,甚至鲲族人也常常来这里喝酒寻乐。

        范宁来到杂货铺前,铺子占地颇大,一面旗幡上写着‘吴记杂货铺’四个大字,铺子里面琳琅满目摆满了各种物品,从女人用的胭脂粉饼到刀剑,以及各种日常生活用品,几乎应有尽有,而且大部分居然都是宋朝的货物。

        坐镇杂货铺的,是个三十余岁的女人,长得还不错,涂脂抹粉,看起来比较妖艳,她是女掌柜,丈夫之前随船去长崎进货了,刚刚才来。

        店铺有不少客人,女掌柜走不开,她不时吆喝两名年轻的日本女伙计,让她们赶紧取货物。

        这些商人都深谙经商之道,他们知道这边军队和工匠都是男人,基本上没有女人,所以他们招募的伙计都是略懂汉语的日本少女,吸引士兵们没事就来说话,生意自然很不错。

        尤其这个女掌柜,性格豪放,打扮妖艳,深得将士们喜爱,没事就跑来和她调笑几句。

        范宁见几个鲲族男子正在挑选匕首,便笑着问女掌柜道:“他们有钱付帐吗?”

        女掌柜见范宁官服级别颇高,她不敢怠慢,连忙陪笑道:“他们有钱,刚卖了几对鹿角和狐狸皮毛给我,手中宽裕呢!”

        “你这边也收皮货?”

        “当然收,要不然鲲族人哪有钱来买我的东西!”

        “他们除了皮货,还有什么可以卖?”

        “还有不少好东西,比如龙涎香、珊瑚、海珠、还有各种名贵的海螺,像夜光螺、鹦鹉螺、虎斑贝、法螺等等,在宋朝都很值钱。”

        范宁点点头,笑道:“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好看的贝壳,我买一点带去。”

        “有!稍等一下。”

        女掌柜比划着和几名鲲族讨价还价,范宁发现她虽然卖得比较贵,但也没有狮子大开口,价格还算合理,一把上好匕首在宋朝卖五百文钱左右,这个女掌柜开价五两银子,讨价还价下来,大概四银子就能买走,而在长崎港则卖二两银子,相当于鲲族人用一张上好狐狸皮换来这把匕首。

        当然,一张上好狐狸皮在宋朝至少卖几十贯钱,在日本也要值十两银子,一进一出,杂货铺的利润就是这样得来。

        几名鲲族人满意地收下匕首,又跑去酒馆喝酒了,他们生活一向自给自足,有了银子也没有意义,所以来唐县买刀剑、喝酒,去时再给家中女人买一些日用品,钱就花得差不多了,至于妓馆,他们的兴趣不大。

        女掌柜随即拿出十几枚漂亮贝螺给范宁挑选,范宁买了几个夜光螺和鹦鹉螺,这时,他忽然看见角落放着一只巨大的砗磲,顿时惊喜地问道:“那个砗磲怎么卖?”

        女掌柜笑道:“那个贝王足有六尺,里面的身体已经死了,不知放了多少年,前几天一名鲲族人扛来给我换一把刀,我也不知该怎么处理,带大宋又太占地方,官人要的话,十两银子拿走!”

        范宁立刻取出一两黄金,买下了这只庞大的砗磲,他细细看了一下,果然是已经玉化的砗磲,令他心中暗喜,他又让士兵借来一辆独轮车,将它送去官衙。

        “小官人买这么大的贝壳做什么?”徐庆不解地问道。

        “这种贝王叫做砗磲,一般只产在热带地区,像南洋那边,鲲州这边是不会有的,所以我怀疑这只砗磲是从前半岛土人留下的,是他们祖先从南洋过来时带来,用来放置食物,防止被水浸泡。

        如果是这样,这只砗磲至少有两三千年的历史了,正好给我作为礼物送给朱佩祖父,他喜欢收集各种奇石,这只砗磲给他正合适。”

        徐庆欣然笑道:“那还得给七姑娘准备一个礼物才行!”

        “我当然不会忘记她的礼物,否则她才不会饶过我!”

        范宁拍了拍口袋中的一只锦盒,笑眯眯道:“给她的礼物我早已经准备好了!”

  https://www.piaotian5.net/book/9446/65263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net。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