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网 > 完美之双重卧底 > 第528章 震动诸王

第528章 震动诸王

        「该死,仙域的人又增多了!」

        一片山河中,一众人伤痕累累,全都染血,每个面孔上都带着化不开的疲惫。人有力尽时,身为不朽也一样,看似很短的距离,却涌来了太多的截堵。

        「哈哈哈,就算没有王的参与,他们以为自己就会是我们的对手了吗,太天真了,早晚有一天本座要杀进仙域中,效仿老祖,开炉炼仙!」

        「你不是抓了一个吗?」有人不解。

        「一个哪够,最起码要三个!」赤炉一脸的豪气干云。

        若不是他有拖着一尊仙就跑的前科,不知道的人还真信了他的邪。「咳..咳....」

        此时,人群中突然响起了异样的声音,让一众人一惊,「小白夜,坚持住,我们就快到无量天了,死也不能死这里啊,落在仙域的人手中,我们的尸体都会被烧的渣都不剩。」

        白夜无语,任由嘴角溢出缕缕惊人的黑血,这一路闯过来,他一直身怀大杀器,那裂缝中的黑暗物质让他的病情进一步加重了,有失控的趋势。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此时在那侧面的天际尽头,仙光冲天,紧接着,一道高大的身影从空间中走了出来,始一露面就有大手探了过来。

        「仙域的杂碎!没完没了了!」

        安沧与赤炉上前,一众不朽在后,铸成了两道不朽之墙,挡在了白夜面前。异域的很多生灵都很冷血,这倒是不假,但有时候也有温情的一面。

        「挡的住吗,安沧,你们还有多少力量可用!」

        冷漠的声音传了过来,大手的主人很冷酷,在天际居高临下,自负无比,就连手心都在绽放着元初法则。

        这是元初的一位后人,虽不是亲子,却拥有着惊人的天赋,走到了准王这个层次。

        这几天以来,仙域的数大仙王族强者一直在对他们进行围杀,不允许他们活着离开,想报异域当初围猎四王之仇。

        白夜、安沧、赤炉三人更是重中之重,是仙域必擒、必杀之人。「轰隆隆!」

        大手被挡了下来,毁灭的气机震的天崩地裂,冲击开来,让成片大山湮灭。

        「这混账东西!」赤炉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不是挡不住,而是他们所有人的状态都很糟糕。

        「小仙王,你先走!」有不朽传音。

        白夜摇头,他走不了,手中的魔眼存在着干扰,他几天前从空间中跌了出来就是因为这颗魔眼的缘故,他不敢过份刺激,万一真引发其爆动,他也只能用时空书带着元神跑路。

        「那就宰了他!」安沧心中一狠,整个人都仿佛要燃烧,这是在消耗精血和本源,就算事后活了下来,这也很有可能导致修为跌落,终生再以难以恢复。

        「你能杀谁,你兄长来了还差不多!」高大的人影冷笑,在他身后,又有生灵涌现了出来,是一群真仙,数量足有十五人。

        「哈哈哈......为了将我们留在这里,你们当真是下了血本,就不怕我界的强者占领无量天吗!」安沧气笑了,这还只是前路,不需要多久,后面的追兵就会赶来,在王不下场的时期,他们只能靠自己。

        「轰!」

        此时,在另一个方向也传出了惊人的波动,璀璨的仙光刺目的骇人,始一出现就散发着一股狂暴与凶戾的慑人气机,向那位准王和一群真仙杀了过去。

        「杂碎,你高兴的太早了,给老夫死来!」

        一头巨大的老狮子吼动乾坤,它浑身是血,像是经历了接连的大战而来,庞大的身躯上至今都还插着数根仙箭,杀出的刹那,凶戾的气机直冲九重天,惊慑的真仙都在颤栗。

        「无畏狮子!」

        「这头疯狮子,他冲出

        了无量天,那里失守了吗!」一众真仙惊悚。

        对方的一位亲子战死在了无量天,引发了这头老狮子彻底发狂,曾杀的真仙接连坠落,在前线战场上更是掀起了滔天的腥风血雨,没想到竟然来到了这里!「小白夜,坚持住,我们的援军到了,你死不成了!」赤炉的声音很大,震的白夜脑壳嗡嗡直鸣,那大手拍的白夜肩膀都快散架了。

        白夜默默的将袖口中的古玉重新隐藏,他统一异域的大业尚未完成,又怎么可能会死在这里。

        「杀!」

        大吼声不断传递,在那远方,更多的不朽杀了出来,其中还有虚空兽一族的老祖。

        「该死,前线已经失守了吗!」那位仙域的准王大惊,与老狮子硬撼了一击后,带着一众真仙迅速后辙,那回首时扫来的不甘,即使相隔甚远,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对方的眼睛很狭长,也很犀利,像是两柄天刀,冰冷到了极点,仿佛要将他们这一众人的面貌彻底烙印在心中。

        「此人你们以后要小心,他会不择手段。」虚空老祖开口,目光微眯,因为他也不择手段,身为虚空一族,在战场硬拼远远不如游走的收获大。

        况且,这就是战争,不是个人得失,只要对大局有利,什么手段都无所谓。「道兄,我界大军已经打到这里了吗?」安沧吐了一口浊气后问道。

        「无量天大半疆土已被我界拿下,占领整个无量天是迟早的事。」虚空老祖笑道,「你们要去见大人们吗,他们现在就在无量天。」

        「现在就去吧,我有重事。」白夜开口。

        「重事吗?」虚空老祖没有多问,余光扫了一眼白夜的掌心,瞳孔猛然缩了一下,仙域这几天发了疯的一般去截堵这队人,看来不只是为了小仙王这么简单,多半还为了这东西。

        「这群杂碎,射的可真狠!」老狮子也来了,化成了一尊高大的金发老人,伸手拔着身上的箭矢,虽然依旧凶戾,却不像刚才那般近乎失去理智。

        「道兄最近还是少上战场为妙。」虚空老祖侧目,眼皮子扫动着那数根醒目的箭矢,意有所指。

        战场无情,在上一纪元陨落的准王并不少,杀红了眼的人,很多都死了。

        「我会注意。」老狮子点头,与虚空老祖一前一后,周围则是一群不朽,守护着白夜一行人向无量天而去。

        在场的全是强者,这种速度是极快的,没过多久就看到了一片浩大的古大陆。它漂浮在虚空中,壮阔的难以想象,原本的原始古界被打成了多块,形成了数个分裂的世界,白夜也没想到,时隔多年,自己再一次到来,竟然是以这种方式。

        山河有恙,惨烈的气机笼罩了整个天地,仿佛到处都是肃杀。

        甚至,在那远方的一片天穹上,血雾如霞海,染红了不知多少万里的天际。

        「榆阳道友陨落了,与仙域的一位老准王同归于尽,血洒那片天地。」虚空老祖轻叹。

        「榆阳前辈陨落了?!」白夜心中一震,这才多久,大战顶多发了一个月,没想到竟然已经进行到了这种程度。

        「死不算什么,只要能完成我界的大业,我等全部葬在这里都无所谓,但我界的大人们都被拖住了,我们就算占领了整个九天十地,也不及对方一尊王出世来的干脆。」虚空老祖遥望远方。

        目前的局势不太妙,仙域和他们这一界旗鼓相当,很难说谁强谁弱。

        但葬地的横插一手,让这个平衡被严重打破了,抵挡两界,那是不可能的,就算如此,诸王都没有妥协,也不能妥协,战事都进行到了这一步,要是再向上一纪元一样无功而返,下次想再跨界,几乎没有了机会。

        到时候大清算一来,他们这一界

        就算不被灭掉,也会被打的如这九天一般四分五裂。

        走在路上,不朽们都很沉默,山河破碎,征战到了这里,并不容易,每个人的族中或多或少都有子弟埋骨在了这片天地,未来的某一天,或许他们自己也会死在这里,但却没有人埋怨不朽之王。

        甚至,当到了中心地后,所有人的情绪竟然都很激动,就连面孔上都带着狂热。

        每个人的眸子中都散发着璀璨的神采,流动着一种光。

        白夜身在人群中央,感受的最为清晰,这是信仰,是崇敬,也是对心目中的至高神明所流露。

        正是因为有了这种上下統一的信念所形成的恐怖凝聚力,让异域的生灵始終相信自己一方的强者,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一路走来,覆灭了一界又一界,做到了与仙域平起平坐。

        「大人们就在那里。」虚空老祖低声开口。

        远远的就能看到前方的天地間有五尊身影盘坐,他们面朝仙域方向,像是五尊亘古不变的石像,镇压在那里,让大道法则都不敢靠近。

        「回来了.....」蛄祖首个睁开了眸子,扫来的刹那,大感意外。就连其他四王都同时看了过来,目光中都很惊疑。

        下一瞬,五王全部到来,蛄祖、无殇、安澜、俞陀、吞天王。一众不朽低头,全部散开,露出了中心处的白夜。

        「这是什么东西!」安澜惊异,身为王,他们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不同之处。无殇同样很震惊,一双眸子神采璀璨,慑人无比。

        「可能是一位帝的眼睛,很不稳定......」

        白夜的声音一落,一群人全都被震住了,尤其是安沧与赤炉,原本刚准备退走的身体都猛然僵住了,声音更是提高了八度,不敢置信的看着白夜,「你说这是什么东西?!」

        安澜抬手,将一众人都推了出去,同时甩出一杆杆大旗,封锁了八方天地,让这里自成一界。

        就连蛄祖都在出手,划动一片片空間大道轨迹,进行着加固。

        这样的一幕,让诸不朽全都在心惊肉跳,惊骇到了极点,就连脑袋都是一片空白。

        「小仙王说的是.....帝?我没听错?」有不朽呢喃。

        「你们....能活着回来真是奇迹!」虚空老祖眼皮子狂跳。

        「玛的.....那小混蛋嘴巴可真紧,竟然一路上都没说,这万一要是爆了,那我们岂不是死都死不明白!」赤炉很震惊,直接爆了粗口,心态更是一瞬间炸了,这种事他第一个想法就是返回族地,告诉老祖。

        「先别走,等大人们出来!」虚空老祖挡住了赤炉,这种事关乎太大了,若是真的,那很有可能会改变古今格局。

        甚至是让诸王找到突破的路,换言之,这关乎的是整个大界的命运,也可能会引发无上杀劫,消息绝对不能走漏。

        帝之一字动王心,古往今来为了那一个字,死了太多的王,这些人立了大功,但知道的也太多。

        「我们明白。」一众不朽呼吸急促,望着那被大旗笼罩的区域,心脏剧烈跳动,久久难以平静。

        此时,更不平静的是五王。

        五人围成一团,神念小心翼翼的不断探查分析,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难以置信的震惊。

        「这种力量......真的超越了这个层次!」

        「应该是来自帝.....可以轻易磨灭我的大道符文!」无殇亦在开口,眸子更加明亮了。

        四王都猛然一震,可以磨灭无殇的大道符文?这意味着什么,他们太清楚了。「和那个帝有点像,但气机似乎不如那个帝强大。」蛄祖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一时间,五人都看向了白

        夜的左手,那里莹莹白光很柔和,从袖口而出,也正是那种白光,保护了这个小家伙无恙,同时也让眼球内的黑暗物质没有扩散。此眼是帝眼,可那能压住帝眼的石斧又是什么?

        「和烂木箱也有点像,光芒不同。」吞天王说道,但不用多想,那应该也是一种涉及到了帝的未知斧头。

        这是一个福星啊,先救出了三位王,又找到了箱子,随身带的鼎与种子共鸣,让他们首次见到了传言中的帝。

        现在竟然又带回来了一颗多半是帝眼的圣物,甚至,身上还有一把石斧。这简直就是活脱脱的大气运者,让他都想忍不住喊上一声—命运在我!

        「它应该是帝物,但它的主人并不是帝,或许处于一种蜕变中,完全蜕变之后,才能化身为帝。」白夜伸手点向自己眉心,将一团记忆呈现在了诸王面前,正是混沌中的道人,包括了毁灭时的景象。

        一众人都在凝眉,探着神念在白夜手指上探查,明明只是很短的一段影像,可却让诸王越看越心惊,到了最后,一众人的身体更是一震,均露出了不同的神采。

        「他确实不是帝,但这枚眼睛绝对是,那种人族的一身精华近乎都在第三只眼中,也是攻击力最强的地方,他若不死,绝对会蜕变成帝!

        就连这些血也不简单,或许是眼睛周围的真血。」无殇做出了判断。

        这不难理解,第三只眼就像是至尊骨和重瞳一样,不止是自带大道符文,也带回有一个人身上最精华的部分血液。

        就像是石昊,被挖骨后,整个人都会退化,甚至近乎死亡。

        那尊古道人应该是从第三只眼开始蜕变的,那里连接着元神,以此为中心可扩散向元神与肉身,或许没来的及彻底蜕变就遭到了不测。

        「咳咳.....诸位,不急......」

        「蛄,你不能吃独食啊!」吞天王急切开口,这是希望啊,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他们已经接触了不少帝物了啊。

        还有烂木箱,还有种子,还有那位曾疑似进行过大一统的帝,太多东西等着他们去挖掘,他太久没有感受到这种热血沸腾、全身充满了前行动力的感觉了。蛄祖哭笑不得,「你们先研究着,我带夜儿先回去,他的状态不太对。」

        四王自然看到了白夜衣袍前的黑血,黑暗物质而已,大家都有,这很正常。

        「蛄,我们有分寸,他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孙子啊,我们不会害他。」吞天王语出惊人,难得的是,诸王都没反驳。

        白夜:「...."

        几个意思这是,全拿我当孙子?

        这话总感觉怪怪的,让白夜张了张嘴,无法反驳,至少现在反驳不了。这是亲近的表现,也是对他的看重,倒没有别的意思。

        「真血归蛄,眼睛很重要,可以拿元初的元神试眼。」无殇接过了话,让一群人都在点头,真血很珍贵,堪称无价,他们羡慕归羡慕,但蛄收真血是应该的。

        「元初吗.....」白夜惊讶,无殇应该是有意为之,他回来时的遭遇,诸王应该都看到了,这是在给他出头,小的不打,打老的就是了!

  https://www.piaotian5.net/book/94773/308092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piaotian5.net。飘天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piaotian5.net